有口皆碑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五章 反正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太阳逐渐越升越高,盛夏的暑气也逐渐彰显出威力。
油蝉也开始鸣叫起来,伴随着阵阵热浪开始了今天新一轮的高声合唱,扰得人心烦意乱。
远处的景色也在蒸腾的暑气下,产生明显的扭曲与折射。
不过唯独在风神之湖的湖畔岸边,却有一朵阴影投下,天上的那朵云彩似乎一动不动的时间有些久了,活像是被什么力量钉住在原来的位置上一般。
只是没有什么人能够注意到这一点,街道马路上净是蝉鸣和往来的车辆声,显得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人必定会越来越少,因为如果实在没有必要的话,应该不会有人专门挑最热的时段徒步外出……
就这样,在荫凉的风神之湖的湖畔,迎着湖面上迎面吹拂而来的凉爽微风,听着蝉鸣的纷纷扰扰,雪之下有些恍惚的坐在湖边,听完了身边人的讲述。
本来让人心生厌烦的热浪和蝉鸣,都造不成什么影响,只能够迅速的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成为纯粹的背景,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她跟身边的少年。
虽然刚刚感到非常的恼怒生气,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下手,试图将某人推进湖里淹死,而在收拾好心情之后,她也仔细听取了夏冉的解释说明,知道了自己的那个古怪的长梦是怎么一回事。
在对方的讲述之中,她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的确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而那个梦境还是对方亲手为自己所营造的……
这让少女的心情多少变好了一些,因为这意味着梦中的那些经历,和这人的相处,无论是学习还是冒险,亦或者是周游列国等等,都是确切发生了的事情。
是相当宝贵的记忆,而并非什么不切实际,虚妄的臆想。
而且在梦里,似乎是足足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无论怎么说都好,这都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以至于雪之下雪乃此时此刻仍然有些恍惚,甚至隐约有了种恍若隔世之感,她感到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现实的时间尺度上,真正的昨天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以至于少女在刚刚醒来的时候,有些分不清楚现实与梦境,毕竟这实在太缺乏实感了。
梦是现实的延续,现实是梦的终结。
这就是她为什么会在早上显得有些慌乱,完全不复冷静,失了分寸的缘故,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委实是有些离奇了。
直到现在,夏冉亲口承认了整件事情都是他的所作所为,还有她脑海之中那清晰的大部分记忆……
很多本来都只是死记硬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学知识,仿佛只是睡了一觉,就突然灵光一闪,融会贯通,达到了真正能够理解运用的程度……
以及一些似乎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和动作习惯的魔术技艺……
无一例外,全部都在证明着这一点。
那的确是一个梦,但是也的确是真实发生了的一个事实,并非是个虚幻。
只不过……
“可是,为什么要限定是一年呢?”
雪之下从恍惚之中回过神来,那本来远去的蝉鸣和背景也重新回到了她的世界之中,她低下头来认真的思忖片刻,终于还是直截了当地问道,脸露疑惑之色。
这样的梦幻的经历,简直就是另类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再演绎,雪之下即使再怎么冷淡,也终归还是个女孩子,也有一颗少女心,所以自然因此稍稍释怀,心情也变好了不少……
只是即使如此,少女仍然是有所疑惑,那就是为什么这段经历只限定了一年的时间?
有口皆碑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五章 反正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看書
既然这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话,那么自己的这段「梦游仙境」的经历应该可以持续更长时间的吧?也许就连全程参与也不是不可能的才对,但是为什么只有一年……
好吧,这个其实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根据她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在那个时间线是公元五世纪,不知道是平行时空还是历史镜像的古怪世界之中,夏冉绝对不仅仅只是呆了一两年的样子。
所以说,谁知道在自己没能够注意到的时间段里,他之后又勾搭了多少……嗯,她是指谁知道他又做了什么事情呢?
只是这么一想的话,少女又觉得自己刚刚才变好一些的心情,一下子就晴转多云了起来。
好烦!
这可不是她疑心病失控什么的,而是情况真的一点儿都不容乐观。先不说某人自己的想法,毕竟有些时候,雪之下自己都会被他气得胸疼,很怀疑到底是什么人瞎了眼,才会喜欢上这个家伙……
但偏偏就是这样,却没奈何在这个家伙的身边的某些女孩子,的确是有想法的。
而作为一个盲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雪之下实在是感到很心塞,这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再加上联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陌生的宫裙少女,已然不比不久之前的那位貌若天仙的幻瞑界少主逊色多少了,她会有所怀疑,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该不会是只过了一年,他就厌烦了……
然后也不想让自己阻碍他勾三搭四,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雪之下的心情越发的复杂,她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少年,等待着他的回答。
“很简单啊,因为人类是有极限的。雪之下同学你想想啊,现实里你只是睡了一觉,然而却凭空多出了一整年的记忆,这对于大脑思维的负荷其实是很重的,是这么一个道理吧……”
夏冉盘腿坐在湖畔边上,注视着因为微风而掀起微微的涟漪,波纹一圈一圈的荡漾扩散的蔚蓝湖面,似乎很惬意的悠悠的说道。
“人的大脑终归不是电脑,和电脑能够记住所有的数据信息,每一个字节都能够一毫不差复制出来的记忆机制不同,人们只会记住一些重要的特征与关键,剩下的不重要的信息就会被逐渐遗忘……”
人们的大脑能够持续运转将近一百年,就是因为大脑可以不断整理记忆,将“无用的记忆”给遗忘掉。所以一般人应该不记得一个礼拜前的晚餐吃了什么,这是因为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整理大脑。
每棵行道树的叶子、人潮中每个人的脸、从空中掉下每颗雨滴的形状……
要是什么东西都彻底记住,事无巨细,轻重不分的话,那么人类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你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根据我的计算,一年的时间应该是最适合的……”
魔术师转眸看向蹙起眉头的少女,轻轻的笑了笑,“因为只要笼统的过滤了那些不重要的信息,剩下的记忆就是正好可以让你睡一觉,做个梦就接受下来的程度……”
所以一年的时间,在他的精确计算之中,是最为恰到好处的。
“这样吗……”雪之下雪乃轻轻蹙眉,她没有急着反驳,而是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她记得自己在梦中的那个世界里过了一年的时间,但是却并非是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从头到尾的所有记录都记得清清楚楚,反而就像是自己过去的人生一般——
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度过了多长的时间,但是能够想起来的具体回忆也就那些,不多也不少。
“我明白了……”
她淡淡的这么说道,只是紧皱的眉头并没有因此舒展开来,很明显的就是,这个理由虽然合情合理,但是还不足以说服她。
准确的说其实是,雪之下一开始想要问的根本就不是这个。
“夏冉同学!”
在这个时候,清脆的呼声在两人身后传来。
魔术师回过头去,正好看到穿着蓝白色调的巫女服的女孩子从风神之湖正对着的神社主殿那边走过来。
她的裙子上有白色的花纹,系着黑色的领带,一头绿色的顺滑长直发上带着蛇与蛙的发饰,头发在左侧用白蛇缠绕为一缕,两者皆是守矢神社中所祭祀的神明大人们的象征。
“是早苗啊,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他也挥了挥手回应道,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话说回来,这段时间你不是一直都在传教的吗?”
嗯,他专门校对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的基准点,确认现实世界的时间进度,虽然现在的确还是在放暑假的期间,但是东风谷早苗貌似这个暑假就没闲过。
因为两位神明大人暂时还没有看到,梦境游戏计划的信仰反馈的前景,所以本着“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能多一点是一点”、“来都来了”之类的思想指导,还是不愿意放弃幻想乡的信仰市场。
不说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至少不能够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吧?
要是梦境游戏计划失败的话,那么至少还得保证有幻想乡这个最后的自留地,可以为两位神明大人提供不说充足,但至少足以维系生计的信仰心才行……
虽然说真正需要信仰的也就只有诹访子一个,但是她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
因为信仰心逐步流失,直到再也获取不到任何的新生信仰,她现在能够得以继续存在,也只是在吃以前的老本。
可是坐吃山空,老本也总有吃完的一天,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她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最多也就是一百年上下,要是再没有改善的话,诹访子就真的要消失了,形势可谓是十万火急!
所以深知道时间紧迫的神奈子,一直都没有放弃在幻想乡里传教,然后收集信仰的想法,从守矢神社搬迁进去开始,就一直都在进行传教大业,只不过效果实在不佳。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东风谷早苗这位风祝,高级巫女,神明的代言人,在某种意义上比起博丽灵梦都还要不够尽职——
她还是一个高一女生,一天到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里度过,等到晚上回来的时候,也往往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而幻想乡里,哪怕是电力都还没有普及,河童们死命推销都没有能够改变人间之里的社会意识形态……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就是幻想乡里的绝大多数人们的生活规律。
东风谷早苗的时间几乎是完美的和他们错开,所以自然一直都没有能够有多少的进展,直到不久之前放了暑假,她才终于忙碌了起来,一天到晚的都在幻想乡里跑来跑去。
“是啊,这段时间真的好累哦……”蓝白巫女走近过来,小脑袋瓜子连连点头,同时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在湖边独处的两人,“不过今天神奈子大人说可以休息一天……”
果然,又来一个。
雪之下站起身来,无声的在心中轻轻的叹息一声,同时恨恨的瞪了一眼身边的某人。不过她还是对早苗同学露出了礼节性的笑容,只是很淡很淡。
不过也符合她一贯以来的性格,因为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少女就好像是冰冷的雪那般。
早苗也早就已经习惯了,知道这个女生就是这么一个性格,所以也没有怀疑什么。
“哦,是吗?可以休息一天啊……”夏冉有些慢不经心的说道,他也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好似是一点儿都不惊讶的样子,“是因为今天又要开宴会了吗?”
“咦?夏冉同学你知道了?”蓝白巫女愣了一下。
“知道了,毕竟紫今天就在偷窥……”魔术师淡定的说道,“肯定知道了新人的事情,而按照幻想乡的传统,这件事肯定得隆重对待,开个宴会什么的……”
嗯,每次有人加入卡池……哦,不对,是新角色在幻想乡里登场,为了表示隆重对待与接纳新人,总是会有宴会的。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宴会开多了的原因,总觉得其实这样的待遇一点儿都表达不出隆重的意思,反而显得很敷衍的样子……夏冉这么琢磨着,觉得或许不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再怎么敷衍,这也是有必要的,所以想了想,他觉得这个过场不能少。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五章 反正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总归是自己的弟子,再怎么便宜也是唯一真传……
“嗯,是又有人加入幻想乡了吗?”东风谷早苗反而显得有些惊愕,她只是知道今天又要开宴会,却不知道具体原因,而且也没问……主要是因为觉得没必要——
入乡随俗,尽管时日暂短,但是她也经受了隔三岔五的宴会狂潮的洗礼轰炸,下意识的认为开宴会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对啊,我的一个学生……”
夏冉点点头,环顾四周一圈,发现神社空荡荡的,这才想起了她们都还在自身的内宇宙世界之中。
“那我现在去通知一下她们吧……雪之下同学,要一起来吗?”转过头去,看向了黑长直少女,夏冉热情地发出邀请。
“嗯,一起吧,等会再叫一下姐姐她……”雪之下雪乃表情跟平常一样平淡,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她紧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然后清了清喉咙开口:“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够带我去那个世界看一看吗?我想要……在现实里看看那座塔,还有那个世界……”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同时转移视线看向一边。
优美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五章 反正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讀書
“当然可以啊。”魔术师不假思索的给出回应。
“什么那个世界?你们在说什么啊?”边上的蓝白巫女小姐有些好奇,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着,眸子里是明显的跃跃欲试。
“诶,这个……”夏冉眨了眨眼睛,看着雪之下小姐,他当然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
“……”
“……”
“那就一起去吧……”黑长直少女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才一脸平静的说道,似乎没有在意。
她其实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的,但是犹豫迟疑,最终还是脸皮太薄,没有办法……毕竟真要这么做的话,不就等于向早苗间接承认了,自己和身边的这人真的有什么吗?
或许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又觉得自己刚刚沉默的时间有些长,可能会被巫女小姐看出什么不对劲的来,雪之下眼神游移不定,继续用很冷静的语气补充了一句:
“反正也没有什么见不得的事情……”
“噗!”
这根本就是画蛇添足。
夏冉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紧接着就看到了少女那想要杀人的眼神,于是连忙收敛笑容,认真严肃的连连点头,附和着说道:“没错没错,反正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
雪之下同学果然很可爱呢。
边上的东风谷早苗表情略有些古怪,看着两人的眼神也更加微妙了起来。
“好了好了,准备了——出发!”
魔术师笑眯眯的举起手来,打了个响指,三个人同时消失在湖畔的空气之中,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
……
高耸入云的光辉之塔,矗立在不列颠的国土深处,直入云霄,俯瞰周边。
而在最顶层的塔顶平台的空间之中,三个人的身影同时出现。
“好了,就是这里……”
夏冉说道,下一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金发碧眸的身影在外面推门进来。
“父……父亲大人?你、你回来了?”
莫德雷德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欣喜与期待不已——
“父王……啊不,母亲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