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在九风茶楼接到了陶准然的电话:施健吾去了行动四大队,待了四十分钟才出来。
到異界泡妞去 鬼皇七
胡孝民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万千良找施健吾谈话,还谈了四十分钟,谈得很深入嘛。
胡孝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随口问:“施健吾现在去哪了?”
陶准然轻声说:“刚回76号。”
胡孝民点了点头:“好,知道了,干得不错。”
胡孝民随口的一句表扬,让陶准然很是激动。他知道胡孝民不喜欢施健吾,有朝一日施健吾走了,他就能扶正。
在情报处,只有胡孝民的亲信才能坐稳位子,跟胡孝民作对的,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混在韓國的靈師 我是宅男
一嫁貪歡
胡孝民回到包厢,开始计算着时间。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施健吾既没打来电话,也没亲自过来说明情况。看来,他是要在另外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胡孝民连续参加了清乡委员会四、五、六次筹备会议,已经决定制定清乡工作人员训练计划和成立政治工作团,清乡党务委员会等机构。
胡孝民估计,这个清乡工作人员训练计划,规模至少在一千人以上,他向军统和地下党都提出建议,让他们想办法从各个渠道报名。如果有需要,他也可以直接安排。
胡孝民虽然不是清乡委员会的核心人员,但也是重要成员之一。政治工作团、党务委员会他都是成员。
也就是说,胡孝民很快就会去苏州,以后他的主要工作重心,将会放在苏州。情报处的局面,必须绝对稳定,对自己有异心的人,是不能留在情报处的。
在等待施健吾的时候,胡孝民写了两份情报,一份准备交给冯五,一份准备会放在新二组的死信箱。
他这也是给施健吾最后的机会,然而,施健吾没有珍惜。胡孝民离开九风茶楼时,将情报传了出去。
给冯五的情报,是他最近几次参加清乡筹备会议的总结,以后他对今后工作的设想。清乡委员会的方针是以政治力量和军事力量相辅而行,先用军事力量做到确立和平,再推展到其他地方,以促进全面和平的实现。
清乡的主要宗旨是反共,为了破坏他们的图谋,胡孝民希望组织能派一些同志,顺势打入清乡委员会。特别是已经打入伪军的同志,在今后的反清乡工作中,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给新二组的则是一道命令,根据军统上海区的调查,法国籍律师达商,表面上从事律师业务,实则为日寇谍报人员,借着在法租界替中国人打官司办理律师业务,暗中为梅机关提供大量情报。
上海区命令新二组,迅速制裁达商。
愛你,從第一眼開始 悠傷的夏秋
胡孝民觉得,达商要制裁,也要顺便收拾施健吾,他已经没太多时间跟施健吾玩了。如果自己去了苏州,施健吾有万千良的支持,再加上他的资历,很容易形成一股力量,最终会与范桂荣抗衡。
范桂荣是胡孝民钦定的管家,他去了苏州,情报处交给范桂荣。或许范桂荣的能力一般,可他对胡孝民很忠诚,胡孝民看中的,也正是这一点。
施健吾从愚园路818号离开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情报处的大忌。情报处是胡孝民的情报处,任何与胡孝民作对的,不是死了,就是废了。
施健吾回到情报一科后,坐在办公室里很是兴奋。他与万千良聊得很投机,找到了久违的感觉。如果有一天,在情报处混不下去了,马上就能投奔万千良。
至于胡孝民,他一开始就不看好。胡孝民的能力和资历都不如他,从一开始他对胡孝民就不服气。对他来说,胡孝民以后是要踩在脚下的,又怎么会主动向他报告呢?
快傍晚的时候,施健吾突然接到吴顺佳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看电影。”
这是施健吾与吴顺佳的暗语,意思是有很重要的情报,必须见面详谈。施健吾自然不会拒绝,下班之后,就与吴顺佳秘密见了面。
吴顺佳故作神秘,轻声说道:“刚接到命令,新二组要暗杀胡孝民!”
这是汤伯荪交给他的任务,他并没怀疑任务的真实性。组座之计谋非常厉害,就算告诉了情报处目标,最终还是会完成任务。比如说董枢,比如说尤馥赓,莫不如此。
鬥羅大陸IV終極鬥羅 唐家三少
吴顺佳相信,这次胡孝民是死定了。
他知道胡孝民是施健吾的上司,汤伯荪命令他,第一时间报告,也是有邀功之意。这次的任务完成后,吴顺佳将顺势打入新二组,作为接替诸福鸣的新棋子。
施健吾喃喃地说:“暗杀胡孝民?”
吴顺佳点了点对:“对,已经在收集胡孝民的行踪,并开始制定暗杀计划。”
他有些奇怪,施健吾并没有露出意料中的吃惊。新二组的行动能力非常强,只要是新二组的目标,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不了的。
也就是说,上了新二组的暗杀名单,就跟进了阎王殿一样。黑白无常随时都可能上门,他们只会迟到,绝不会缺席。
施健吾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平静地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新二组要暗杀胡孝民,他又怎么会吃惊呢?心里还巴不得呢,只不过不好向新二组提出罢了。他不能学程蔚君,为了私利而借用军统的力量。
但军统要制裁胡孝民,他是不会阻止的。相反,还会暗中提供便利,让新二组能够顺利得手。为此,他决定近期不对军统采取任何措施,放任他们行动。
吴顺佳摇了摇头:“我只负责搜集情报,什么时候动手由行动小组决定。”
施健吾拿出一卷钱递过去:“这件事我知道了,你那边有什么新的消息,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
这次他给吴顺佳钱,完全发自内心。不要说给钱,哪怕让他提供武器和情报,也不是不可能。
但他不能让吴顺佳看出自己的想法,否则,以后就成了把柄。
吴顺佳郑重其事地说:“请施先生放心,我会随时报告的。”
帝王歌
施健吾回去之后,迈着轻快的脚步,内心充满着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