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修行悟道就是懂得都懂,百分之九九的努力,缺少百分之一的天赋,最终也是白搭。
山海诸多道境,大能辈出,唯有李主有缘,先是与封妖一脉有缘,间接与未来九代封妖有缘,得一句山海间,吾命无量在。
又与域外至尊有缘,得一句奉至修真行。
“如果肉体与灵魂皆是虚无,什么是真实?”
“真灵唯有真灵才是真实,而承载真灵的是记忆。”
“若是记忆不一样呢?如果记忆一样呢?!”
李主眼中闪现精光,疯狂推演,计算,试图模拟出一尊另一尊自己。
一尊同自己一模一样的他我,并且赋予他我记忆。
腹黑王子呆呆女 水裳又
如此一来,谁才是真正的李主?!
虚空咆哮,时光崩塌,无论是论道中的金乔觉,玄羊子,亦或者其他大能,情不自禁的注视此地。
眼前摆放一道难题,一道修行难题。
主考是金乔觉,副主考是玄羊子。
虚空中诸多考生,或许听懂了,或许没有听懂,但都没有能力解开这一个题目。
唯有优生李主听懂了,并且尝试解答。
九大山海都在等待一个答案!
良久,李主俯视虚空,眺望时空,似乎自言自语道:“一朵相似的花吗?!”
“信则有,不信则无?!”
记忆是真灵的载体,如果出现两段记忆,到底谁是真灵。
李主给出了答案,我思故我在,我若不思ꓹ 则无真灵。
骤然转身,李主凝视金乔觉ꓹ 问道:“你的道是轮回!”
此言一出,震动山海,回应本源ꓹ 无数大能仙人心神震撼,仿佛窥见未来一角ꓹ 天人五衰,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
一道浩瀚黄泉冥河贯穿九大山海ꓹ 带走一道又一道的灵魂ꓹ 在天地间构建出一道新的秩序。
“这是新纪元吗?!”
一位从至尊仙界遗留的下落的主宰,轻声喃喃道
眼瞳中充斥着复杂,有失落,有憧憬,有绝望,有悲凉……
虚空中一阵沉默,无人回答ꓹ 只有寂静。
山海界只有三位至尊,至尊之下ꓹ 便是道境主宰至高。
这位旧日的主宰ꓹ 隐约位居山海第四人的位置ꓹ 平淡望着金乔觉与李主道:“我是旧时代的残党ꓹ 新时代没有能承载我的船。”
“但是……”
旧日的主宰话音未落,第四山海间腾出一道气运ꓹ 咆哮声震动山海。
无数大能侧目ꓹ 只因苍茫有九山ꓹ 每山有四星,日月围绕山海转ꓹ 一山一海一本源,获山海本源者,为山海之主。
第四山海最高峰,有一滩湖水,湖水清澈,有阵阵白雾丝丝环绕,可以看到,在这湖底,有九口青铜鼎,每一口,都散发出无尽的沧桑,似存在的岁月之久,难以形容。
在这九口大鼎中心,赫然趴着一只庞大的玄武。
九鼎与玄武,属于任何一个人,组织,单单属于第四山海主!
此时此刻,玄武承认,气运认同,无上位格加身!
玄武嘶吼惊天与洞阴神朝的山海青睐,重重叠加,双双组合,璀璨光辉之后,一尊山海主诞生。
桃花與奸臣
来自第四山,第四海的山海主,地藏王,金乔觉!
虚空中一阵寂静,随后,来自第四山海的道境老祖们沉默许久,陆续来到地藏王金乔觉的身后,无声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金乔觉沉默许久,抱拳一拜:“诸位前辈能来,金乔觉诧异。”
“请受我一拜!”
作为新法源地,洞阴神朝与第四山海各大宗门的关系,不用说了,起码是势同水火。
第四山海的道境老祖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拜见第四山海主。”
婚婚欲誰
第四山海是腐朽,是固化,是古老的,但同时他们亦是一群老兵。
旧日的主宰见状,凝视真正日月双星,叹息一口气:“这是您的抉择吗?”
城堡無雙
能驱动玄武,能承认第四山海主诞生,山海界唯有一人。
也只有这个人,才能影响第四山海的那群老古董。
“赤阳子道兄,你的抉择?”
第九山海李主冷然问道,说出了旧日主宰的身份。
这是第四山海主与第九山海主的决定,幕后更有至尊支持。
赤阳子主宰抬头望天,肃然道:“我不服,我是旧时代的残党,新时代没有能承载我的船。”
“但是,我的法,我的道,并没有达到尽头。”
“可杀我,可灭我,可毁灭,但不可封我道,断我法!”
“第七山海的道法,依旧有望超脱!”
赤阳子主宰振臂一呼,有山海震动,玄武呼啸,第七山海的虚影冉冉升起。
他是旧日的主宰,功勋卓越,故而贵为第七山海主!
李主抬手一指,意志席卷山海,雷霆轰鸣。
“战!”
既然不承认寿极与轮回,论道不行,只能一战!
赤阳子主宰大笑一声:“何曾惧!”
“战!”
一个字,带着无上豪气,为我辈道路,开辟山海战!
第六山海传出一道朗笑:“山海之战,焉能少我第六山海!”
只见,第六山海主持剑而立,目光炯炯,喝道:“今日我怀三尺剑,君有好肝胆,心中豪气何须言,比肩共一战。”
金乔觉知晓今日不能善了,双手合十喝道:“十方业火,众生苦难,若真仙不渡,吾愿舍身前往。”
“今日之战,我下地狱,谁下地狱!”
“战!”
唯我獨僵
第四山海的道境老祖见状,不禁纷纷大笑。
“战!!”
轰轰之声滔天,代表了第四山海诸多宗门的意志,刹那间,整个第四山海好似沸腾,随着山海主与道境老祖们的声音回荡,第四山海立刻疯狂,其内修士,大都发出惊天嘶吼。
四大山海参战,注定要闹翻天,战火不可避免。
余下诸多山海,纷纷做出自己选择。
第八山海,第七山海,第六山海,第五山海,第三山海,第二山海;
第九山海,第四山海,第一山海;
只有第一山海,兵临前线,渴望变法,加入新法镇压。
三对六,李主,地藏,第一山海,依旧无所畏惧。
烽火连天战九霄,山海破碎,大能陨。
苍天泣血道沉浮,苍天换颜,众生道。
山海一战,整个世界乱成一锅粥,悠悠岁月,世人只知黄泉冥河贯穿九大山海,却不知第九山海换了颜色,血妖重创,霜土妖帝转世,枯炎妖帝下落不明,李字头上盖了天,自称为季。
自此第九山海,迎来季主时代。
第四山海,玄冥宫中,黑帝玄冥坐于案前,在书页添上几个字:“以李主神通本可不死,内乱也不会发生。”
“李主之死,是因为祂自愿赴死,祂的道是寿极,先革山海大能,再革自己之命,以身作则,以全轮回生死寿极大道。”
“李主还命于天,季字出头,轮回立,自此这个时代故事结束了。”
情獵腹黑總裁
笔墨放下,起身离去,微风吹过,哗啦啦,纸张飞快翻动,在书的最后几页隐约可见几个名字,他们是水东流,地藏。
在两个名字后面,悄然多出一个,李字开头。
很快,书稿啪地合拢,只剩封皮朝外,上书三字—登仙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