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唐刀走在广场,到后来,身边逐渐聚集起越来越多人。
“帮我找一家叫安达雷斯的福利院,然后给他们捐10万美金。”他对着罗伯特.德尼罗说道,老头子今天打扮的也很两眼,老年绅士。
“我会安排的,老板,需要以您的名字吗?”
唐刀想是想到什么,嘴角一扬,“就写丹妮尔最好的朋友—尼古拉斯。”
丹妮儿是刚才那个小女孩还是后来那个年轻高挑的女子?
也许是年纪大了罗伯特.德尼罗心里也有点八卦,当然这话是他藏在心里,但显而易见的就是老板心情不错,这时候应该说一些坏消息了。
“老板,上次那个酒驾男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是巴黎最大的港口商贸公司总裁埃比尼泽的次子,做过几次牢,最多一次因为抢劫和**罪,判处了8年,但后来提前了5年就出来了。”罗伯特.德尼罗说,边观察着老板的表情。
“这还是个人渣?”
淑女飄飄拳 天衣有風
殘酷總裁的小妻
唐刀右手在兜里掏着,“他想干什么?让我偿命吗?”
罗伯特.德尼罗连忙说,“警方已经确定这是对方责任,而且在人流大的地方开枪,非常恶劣的情况,他们没有那么蠢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只是埃比尼泽希望跟你谈谈。”
跟对方有什么好谈的?
找自己要赔偿?
嗜寵記 柔南
还是想要干掉自己报仇?
“推掉,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找我,他不服就给我憋着,想找茬得自己拳头硬。”唐刀也是硬,就特么个商贸出口公司总裁,算个屁?
罗伯特.德尼罗张了张嘴,还是应了下来。
和女上司荒島求生的日子
等待
“走吧,回酒店。”唐刀径直离开广场,小天使跟罗伯特.德尼罗对视了眼,前者耸耸肩,仿佛在说,“看到了吧,老板就这脾气。”
古幣迷蹤
罗伯特也很无奈。
但好像老板这话说的是事实。
丹妮尔跟着阿曼达修女等人回到福利院时,这脸上还是很开心,紧紧攥着那枚项链,跟其他小伙伴炫耀着,这些孩子都小根本不知道价值,只是觉得好看,偶尔发出惊呼声,可阿曼达则是担心的看着,这枚钻石可是要十几万美金,这么大的财富在一个小孩子身上,这肯定要让某些贪婪的人伸出罪恶,撒旦蛊惑人心,人心实施犯罪!
“阿曼达。”她听见有人叫她,就忙转头,看到一名上了年纪的修女,满脸皱纹,“洛娜院长。”
“我希望你跟丹妮尔谈谈,让她把礼物藏起来,炫耀和虚荣心并不适合现在的她。”
洛娜是福利院的院长,呆了大约40多年,是个慈祥且严厉的修女,但孩子们还是很喜欢她。
阿曼达点点头,看着被围在中间的丹妮尔,她想找个机会跟她说说,这热情褪去的也很快,过了半个多小时,正当阿曼达准备找上丹妮尔时,后者却先找上她,依依不舍的将钻石拿出来,希望她帮忙卖掉。
小嬌妻,大叔先婚後愛 慕容雪兒
“什么?你要卖掉?”阿曼达瞪着眼问。
異界生活助理神 李仲道
“是的,福利院很困难,如果这个能卖掉换取很多钱,那才是最开心的。”丹妮尔摸着钻石说。
“可…这是你朋友送给你的礼物。”
丹妮尔抬起头,“尼古拉斯先生如果知道我将他的礼物换成幸福,他一定会开心的。”
阿曼达低头看着小女孩的眼神,这竟然感觉到丝丝的愧疚,用力点头,“我了解了,我会帮忙的。”
“阿曼达修女…”
远处跑过来个穿着教会衣服的修女,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阿曼达跟前,脸色很开心,语气中很兴奋,“我们的对外户口中刚才接到了一笔捐款,十万美金!!”
就连神的代言人也无法拒绝金钱,当然,只是他们认为金钱适合更需要的地方。
阿曼达也是满脸惊喜,丹妮尔看着两个修女高兴的都快跳舞了,也是由衷的开心,这小脸蛋上露出了笑容,那修女好不容易停下来,看着丹妮尔,蹲下身,双手抱住她,再她惊讶的目光中亲了她一口,“感谢你的朋友,丹妮尔。”
“我的朋友?”丹妮尔一头疑惑。
“是的,他叫尼古拉斯,留言说是你的朋友。”
丹妮尔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穿着风衣,站在他身边一脸呆萌的大叔,原来对方这么有钱呀。
阿曼达也是心思复杂,难道那是上帝派来拯救福利院的吗?
福利院甚至都交不起孩子们的基本保险了,洛娜院长找了很多的富豪,他们没有任何兴趣对福利院捐款,眼看着都要精疲力尽了,在这时候,这笔钱绝对救命。
“他是你的朋友吗?丹妮尔?”那修女感觉不对劲,就问,还抬起头问阿曼达。
“是的,他是我的朋友,奥丽莎修女。”丹妮尔连忙道。
“非常感谢,上帝保佑他。”
“上帝保佑,阿门。”丹妮尔闭着眼虔诚的应了句,她要替大叔祷告,希望他每天开心,每天被上帝所喜爱。
可唐刀绝对是上帝所讨厌的。
自私、贪婪、恶心…
他只是学会了用绅士的动作隐藏自己的野性。
就比如这样…
他正听着厄斯金先生希望他跟埃比尼泽见一面,他当中间人。
“尼古拉斯,埃比尼泽死了儿子。”
“厄斯金先生,你是认为我在这件事上处置有错吗?我在保护你们法国人。”唐刀反问。
厄斯金一阵头疼,这两边都特么是神仙,埃比尼泽是鸽派的金主,要不然厄斯金哪有那么好的心帮忙牵线?听到唐刀这话忙不迭的说,“不不不,绝对没错,但埃比尼泽先生希望跟你谈谈。”
“是想要从我的手中拿到什么吗?如果他需要,让他自己来,如果他有胆子,可以亲口跟我说,厄斯金先生,我是个很讲道理的人,他的道理能说通我,都是小意思,你就让他自己来。”
厄斯金一阵拉音,但也感觉到了唐刀语气中的不肯妥协,只能无奈道,“好吧,好吧,我会转告他的。”
“非常感谢。”唐刀说完,就先挂了电话,一点都不客气。
当他从监狱出来时,其实就是这把人让步了,为什么不能再让让呢?
忍一时,也可以忍一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