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对于与苍生岛联姻一事,陈观主原本并不如何在意,锦上添花罢了,与大局并无多大关系,但是既然聂凤鸣跟涂山轻歌情投意合,那他自然乐得玉成好事。
见一向执拗的二弟子今日终于开了口风,陈景云脸上虽然在装样子,心中却是大为高兴,又跟舜、卫二人吹嘘了几句之后,便也哈哈笑着离开,想来定是准备聘礼去了。
聂婉娘方才说的一点儿不错,此次联姻事关闲云观的脸面,往小了说是他陈景云的二弟子迎娶涂山氏的闺女,若是往大了说,则可令两地的关系再进一步、联盟更为稳固,可谓关系重大。
不过么,若要细论起来呀,以上说的这些都在其次,座下的几个亲传弟子哪一个不是陈景云的心头肉?师徒之间情同父子,这是自灵猿子那里就已经传承下来的,事关弟子的终身大事,陈观主如何会不上心?
……
揚眉 無罪
自从脱离了修行资源将要枯竭的窘境之后,苍生岛上的众多修真之士再不似从前那般只知一味苦修,四处搜刮周边海域的五行之精不说,对于水属妖族也是一改之前的守势,扫荡起来下手极狠。
无尽海中宝物众多,虽然对修真者来说大多都是无用之物,但是将之拿到祖庭山易物堂处,那可就是大把的修行资源,至不济也能换些灵烟灵酒。
至于那些女修则是铆足了劲儿的想要换取驻颜灵丹以及一应饰物,因此在对付起水属妖族时,直恨不得将人家的老巢掘地三尺。
因此在这十数年里,苍生岛周遭的水属妖族纷纷收缩领地,妖族大能也都对此忍气吞声。
原因无它,只因当日舜易酒醉之后胡乱出手,他又天生不惧任何水法,结果把人家四位妖族老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此事一经传出,立时引得四海震动,各族妖修纷纷在暗地里打探舜易的身份但却效果不佳,苍生岛虽非水泼不进,但也不是等闲哪个妖族探子可以轻易踏足的。
更何况轩辕重光还对各宗下达了封口令,哪家修士敢把闲云观的存在泄露出去,那可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堪称是苍生岛万年以来最严的一条禁令。
權少惹愛:首席嬌妻太惹火 悄悄醬
罗浮山上依旧四季如春,自从聂凤鸣折返宗门之后ꓹ 涂山轻歌便也交卸了她在祖庭山中的差事回到族中修行,不过修行起来又觉心浮气躁ꓹ 思念之余也总是患得患失。
好在几大宗门皆有嫡亲子弟拜入闲云观外门,涂山氏也在其中占了三个名额,这三个宗族子弟每年折返省亲之时ꓹ 都会把北地之事详细告知,也会捎来聂凤鸣的传讯玉牌ꓹ 这才消解了不少涂山轻歌的相思之苦。
听着自山顶雅居中传出的美妙琴音,涂山谦叹息一声ꓹ 对涂山宝宝道:
心動55秒,唐先生的VIP愛妻
“只看那些献舞的灵禽与痴傻的小兽ꓹ 便知你姑姑在琴艺一道已至化境,只是内中幽思之意太浓,听的久了不免使人心头酸涩。”
一旁涂山宝宝抹了一把粘在短须上的酒水,不以为意地道:
“轻歌姑姑未免太过矫情,我那聂二哥是何等人物?既然离去之时留下了话,那便绝不会反悔!
再说了,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ꓹ 自然要以大业为重,岂能被这些儿女情长牵绊了手脚?”
涂山谦闻言大怒ꓹ 一巴掌拍在孙子头上ꓹ 骂道:
“混账东西!狗屁的大业为重!我涂山氏嫡亲血脉本就不多ꓹ 爷爷还指望着你能开枝散叶ꓹ 你可倒好,整日里除了修行便是与一众狐朋狗友胡混ꓹ 这让爷爷什么时候才能抱上乖重孙?”
醫道聖仙
一见爷爷又开始唠叨起此事ꓹ 涂山宝宝只得低眉顺眼地挨着ꓹ 心中却在想着是否该去柴斐处避避风头,他与柴斐一别二十多年ꓹ 想到好友前次在传讯玉简中的吹嘘之言,不禁更加心痒难耐。
就在涂山谦怒气未消之时,忽有一道讯光自南而来,倏忽间落入了罗浮山上的传讯法阵中,不片刻,就有守阵弟子捧着传讯玉简来寻族长涂山谦。
接过那名弟子手中的玉简,涂山谦念头微动,便将内中所载的讯息浏览了一遍,而后便见这位方才还是满脸怒容的涂山氏当代族长竟是喜的合不拢嘴,哪里还顾得上训斥孙子?身形一晃便已失了踪影。
涂山宝宝见到爷爷所去的方向竟是老祖宗的隐居之所,心中隐隐觉得事情该与闲云观那边有关,是以便也身化遁光跟了上去。
“哈哈哈——!”
至尊戰魂系統
几个呼吸之后,涂山藏白的隐居之处忽地传来的一阵长长的笑声,笑声荡破层云,瞬间传遍了罗浮山的每一个角落,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欢喜之意。
山顶雅居中的涂山轻歌听了自家老祖的笑声,不禁皱起了眉头,她方才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之中,不知不觉间竟然达到了琴音化形的地步,此时按下了琴弦翩然起身,想去看看老祖宗到底抽了什么疯。
命運之鑒屍禁區 吟蕭鼓
只是还未等她走出房门,便听涂山藏白大笑过后紧接着又道:
重生之球魂
“涂山氏弟子听令,速速放下手中事务,一同布置山门、装点景致!天元故地闲云武尊及烟岚剑尊已至祖庭山,明日将携重礼前来拜山!”
涂山轻歌闻声一愣,旋即一头扑在软榻之上,竟是喜极而泣。
原来聂凤鸣当日离去之时曾经说过,说他到时候会请动师父师娘亲至罗浮山提亲,一则聂凤鸣自幼痛失双亲,师父师娘便与他的父母无异,再则他与涂山轻歌两情相悦,此情日月可表,为示郑重之意,自然需得师父师娘一同前来!
……
闲云观众人的到来在祖庭山中引起极大的轰动,原因无它,却是此次随同陈景云与纪烟岚一同前来的,还有最喜热闹的老龙舜易以及除了聂凤鸣之外的所有闲云观亲传弟子。
那阵仗,啧啧!可说是自从两地结盟之后绝无仅有!
说来也是好笑,此次临来之前,纪烟岚也不知道在牛家村的三姑六婆那里取了什么真经,竟是不许聂凤鸣在成婚之前与涂山轻歌相见。
又想着自己的这些徒子徒孙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实在应该拿出来显摆一番,于是一声令下,众人只得放下手中的差事,一同过来替她撑场面。
看着斜幽谷中这副嬉闹的场面,同来相陪的四位轩辕氏老祖以及诸位祖庭山高层的眼中皆有艳羡震惊之色。
听说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闲云观的一众亲传弟子之中,那位总领宗门事宜的聂婉娘如今已然进阶大能之境,今后当以忘忧尊者相称。
其余弟子也都根基深厚、气机隐晦,修为高深自不必说,就连那四个小辈弟子竟也人人都有不弱于三身境修真者的不俗境界。
如此一番比较下来,轩辕重光等人不由心下骇然,却是如今这闲云观的一家之力竟然已经不在整个苍生岛之下!
陈景云与纪烟岚的绝高战力他们是有目共睹,聂婉娘想必也不会差,更有眼前这位正被小辈们欺负的舜易前辈,那可是一人战败四位妖族老祖的绝世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