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虚空穿梭,神霄圣主二人很快便与神霄圣地其他长老弟子汇合。
不仅是神霄圣地一众强者,其他圣地的圣主与核心天骄弟子此时也在这里。
精靈之黑暗蟲師 風箏的孩子
他们原本正在金乌帝墓中的擂台上试炼,却突然被传送出来。
却是九只怨灵金乌被超度后,金乌大帝完成夙愿,将除沈天等人之外的修士都送了出去。
毕竟从那一刻开始,金乌帝墓已经算是沈天的私有物了。
而在他们刚离开不久,帝墓便被无上剑光一分为二,彻底崩溃。
这让诸多圣主懊恼遗憾的同时,又暗暗后怕。
若他们方才留在里面,怕是难逃一死。
毕竟在金乌帝墓崩溃形成的虚空乱流中,哪怕是圣者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自保。
至于圣阶以下的修士,几乎十死无生!
“神霄圣主与碧莲天尊出来了!”
“不过……怎么不见神霄圣子的身影?”
有人惊疑,他们没见到沈天,心中都咯噔一下慌了神。
“师尊,师弟去哪了?怎么不见他的身影。”
张云曦快步上前,绝美脸上此时带着浓浓的担忧。
毕竟方才那一剑的威势实在太过恐怖,很显然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惊世大变。
不仅是她,玲珑帝姬石玲珑,昆玉,等与沈天交好的天骄都走上前来。
所有人,都在询问沈天的下落。
神霄圣主体表仙光荡漾,没想到不知不觉,天儿已经结交这么多挚友。
这些人都是各大势力顶尖天骄,若将他们整合在一起,将是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
我徒沈天果然有仙王之姿,八荒天骄皆俯首!
嗬嗬嗬嗬嗬~
体表仙光波动,神霄圣主淡漠道:“师兄,我先去汇报太上长老。”
“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话,神霄圣主一步踏入虚空,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师弟…你…大爷!”
碧莲天尊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
这老阴逼,显然是要将烂摊子甩在他身上。
问题是,这个烂摊子老道也不想接啊!
这些人都是沈天的至交好友,若是知道沈天出意外,岂不是要撕了老道?
先不说别人,光是张云曦这一关,都不好过啊。
“我……老道我也去……”
碧莲天尊眼珠转动,正要一起走。
但张云曦又岂会不知碧莲天尊的想法?
父尊可以走,师伯可不能走。
她直接上前一步,挡在碧莲天尊的身前:“麻烦师伯告知我师弟的下落。”
“师侄女儿,那个这个……老道我……”
碧连天尊挠了挠头,不知从何说起。
“还请碧莲天尊(师伯)告知我等神霄圣子(圣子师兄)的下落。”
不止是张云曦,那些与沈天交好的天骄纷纷上前。
见到这一幕ꓹ 碧莲天尊感觉自己头都大了。
若是只有张云曦的话,碧莲天尊还能够想办法蒙混过关。
但眼下诸多天骄都在询问ꓹ 老道完全顶不住啊!
“好了,师兄,本座已经将事情与太上长老们交代清楚了。”
神霄圣主的身影再度出现ꓹ 体表金光笼罩。
碧莲天尊大喜过望:“师弟你太好了,竟然来帮老道解围啊!”
嗯?
不对啊!
这烂摊子明明是你这老小子甩我身上的。
现在又跑出来ꓹ 是几个意思?
“诸位稍安勿躁,且听本座细细道来。”
神霄圣主声音淡漠ꓹ 条理清晰地经将事情的经过讲述清楚。
当然ꓹ 关于那道绝代女帝激发出的惊天一剑,被他含糊过去。
这是独属于沈天的底牌,且关系甚大,神霄圣主可不会暴露。
……
吸血鬼愛人Ⅰ永恒之光
“什么,竟然有域外邪灵可以夺舍大帝真灵?”
听完神霄圣主的讲述,所有人皆是身躯一震眸光惊骇,怪不得大帝墓会崩溃。
在座的圣主都是各大圣地砥柱ꓹ 又怎会不知道域外邪灵的存在?
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邪灵,能够连大帝都侵染夺舍。
毕竟大帝可是五域最强者ꓹ 若是那邪灵连大帝都能侵染夺舍的话ꓹ 其他人还拿什么抵抗他?
难不成ꓹ 万年前那场大劫将要重现ꓹ 甚至比万年前那场浩劫更可怕?
随后,神霄圣主再度开口ꓹ 道:“请大家放心ꓹ 金乌大帝仅剩一缕真灵残念ꓹ 一时疏忽才会出现意外。”
“域外邪灵还不至于强大到连大帝都无法阻挡,只要吾等齐心协力ꓹ 区区邪灵定能清洗殆尽。”
说罢,神霄圣主又望向诸多年轻天骄,平静道:“诸位小友放心。”
“天儿身为本门圣子,本座已经请圣阶以上的太上长老全部出动,势必要将天儿带回来。”
“当然,只要是神霄弟子,神霄圣地不会放弃任何一人。”
神霄圣主体表仙光微微荡漾,淡漠而坚定。
无论如何,这个态度还是要表决的!
果然,在听到神霄圣主掷地有声的话,人群一阵沸腾。
“神霄圣主果然关爱后辈,一出来便立刻先通知所有人去寻找沈天圣子。”
“呜呜,神霄圣地也太好了吧!不仅有舍己为人的沈天圣子,连神霄圣主都这么深明大义。”
“哭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族中的后辈弟子,入神霄圣地。”
“我也一样,有这样的圣主和圣子,夫复何求!”
“俺也一样!”
“俺也一样!”
……
一旁其他圣主闻言,皆是嘴角抽搐。
这也能吹?这有什么好吹的?
沈天身为神霄圣子,更是旷绝古今的气运之子。
这等绝代天骄拜在任何圣地,那圣地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他好吧!
神霄圣主竭尽全力救沈天,这不是很正常吗?就这也值得你们感动,觉得神霄圣地团结友爱?
在感受到身后弟子幽怨的目光,诸多圣地的圣主只感觉浓浓的幽怨涌上心头。
而与沈天交好的那些天骄闻言,皆是心中一震。
“域外邪灵事关重大,玲珑现在便传音给父皇,将此事告知。”
“当然,沈天圣子为了庇护五域,陷入虚空乱流,我等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本宫定全力请父王帮忙,将神霄圣子寻回来。”
石玲珑开口,让周围的人身躯一震。
石玲珑是何等级别的存在,大荒皇朝的公主,大荒石皇最宠爱的嫡女。
她既然开口,也就意味决定好了。
“玲珑帝姬有心了。”
神霄圣主微微颔首,受了这个人情。
“圣主前辈,寻找沈天圣子的事情,我等也义不容辞。”
诸多天骄纷纷开口,开始联系族中的长辈。
一时间,东荒轰动。
一尊尊圣阶老怪,耐不住后辈软磨硬泡,纷纷遁入虚空乱流。
惹火狐王的禦妖娃娃 左葵
而这一切,沈天并不知道。
……
虚空乱流,无尽混乱法则虚空交错。
这里是天险绝地,唯有圣阶以上的强者才能够横渡虚空,勉强踏足。
就算是圣阶修士陷入此地,若不尽快离去,也将含恨埋骨于此。
而眼下,沈天的身影缓缓浮现。
“我这是被吞了吗?”
望着周边秩序紊乱,法则狂暴的空间,沈天忍不住嘴角微抽。
“没想到气运下降后,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
是的,沈天原本可以扬长而去离开帝墓。
但谁也没有想到,突然爆发的虚空乱流会出现在他身边。
沈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直接拉入此地。
呼呼呼~
道道呼啸风声响起,那是虚空乱流纵横交错,迸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虚空乱流中的法则力量狂暴到极致,宛若削骨刀刃,威势凛冽,能轻易将天尊肉身撕裂。
就算是圣者在虚空乱流中,也未必能够承受太长时间。
而这时,漫天法则汇聚而来,猛然向着沈天冲击而去。
“锵锵锵!”
金戈交鸣,火光四溢。
狂暴的法则力量,如利刃般切割在沈天肉身上,竟迸射出阵阵火花。
“呼,好在本圣子肉身强大,不然真要去见阎罗王了……”
沈天长舒一口气,幸好他身具混沌九转金身,肉身坚不可摧,可以无视虚空乱流。
换做其他涅槃境的修士,早就已经肉身崩碎,魂陨于此。
“不过,我应该怎么出去呢?”
望着四周混沌朦胧的空间,沈天一时间无从下手。
虚空乱流不同于其他地方,若是没有寻找到正确空间节点,很难轰开虚空壁垒出去。
“算了,顺其自然吧,走一步看一步。”
与其毫无目标,还不如随波逐流,顺着虚空乱流一直前进。
努力也不会有结果,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轻松!
主要是因为此地法则,根本无法威胁到沈天。
先不说混沌九转金身,沈天体内还有彼岸花皇。
彼岸花皇亲近虚空法,能让沈天的身躯由实转虚,无视虚空法则的侵袭。
同时沈天还掌控鲲鹏法,借助鲲鹏法中的虚鲲之力,能在此地驰骋,畅通无阻。
因此身处虚无空间,沈天简直有种游龙入海,驰骋遨游的快感。
若是有人见到这一幕,定将瞠目结舌。
自古以来,哪有涅槃期修士胆敢在虚无空间中这么玩?
这里可是虚空乱流,是诸圣都忌惮的地方。
狂暴的法则力量足以将人撕碎,还隐藏着各类危险。
稍有不慎,说不定会被放逐到无垠虚空,万法寂灭,那就死定了。
……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股无比澎湃的虚空暗流涌动而来,宛若惊涛骇浪,倾覆而至。
“正好借助这股力量,去寻找虚空壁垒,说不定能找到出路。”
沈天心中一喜,有诸多底牌在,他无惧此地的法则。
那足以令圣人恐惧的虚空乱流,反倒是能够成为他的顺风车。
因此沈天不退,主动迎了上去,接着这股暗流的力量飞速朝着远处遁去。
果然,在虚空乱流的推动下,沈天的速度快了无数倍,远非之前所能比拟。
但随着前进的速度变快,沈天也感觉到一些不对劲。
就……就有点晕~。
“这虚空乱流中,怎么还有精神攻击?”
“呕~这种感觉。”
“好想吐……”
“本圣子晕车了。”
在头脑晕眩的情况下,沈天身影随着虚空乱流越走越远。
……
另外一边。
无尽虚空乱流中,浮现惊世劫雷。
雷芒震颤,席卷三千里,如要毁灭天地重开混沌。
在这劫雷之下,一道身影屹立虚空,身后有凰影千丈,烈火滔滔,直入混沌虚无。
很显然,这是一尊顶尖强者,正在渡劫。
廢材小姐大神醫
若是有五域最顶尖的强者在此地,见到这股神威,定能一眼认出。
此时渡劫之人,正是南疆第一妖王,不死凰族的【凤凰女】——不死凰后!
燕傾天下
那是南疆的绝代天骄,在万年前【纵天一战】中杀出赫赫威名,与黑龙族长公主敖冰是死对头!
二人的区别是万年前敖冰遇到意外陨落,荒废了万载岁月。
而不死凰后这一万年来高歌猛进,早已达到令五域任何一位至强者都不敢小觑的无上境界。
纵使雷劫宣泄,不死凰后依旧定如泰山,任由雷劫洗礼。
“哧!”
就在这时,情况骤变!
无尽虚空乱流中,一道银白剑光迸射,穿透无尽虚空横贯而过。
那是一道惊世剑意,临九霄,登至巅。
所过之处,连空间碎片都随之崩碎,彻底化为虚无。
“嗯?”
不死凰后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这道剑光贯穿而过,将天穹中的劫雷斩成虚无。
紧接着,这道剑光的一缕余波朝不死凰后席卷而来。
躲?
根本躲不开!
所幸这道剑光并不是正对着不死凰后得,只是一缕余波席卷而过。
可即便如此,那无上威能依旧让不死凰后喷出一口鲜血,气息刹那间萎靡下去。
不死凰后体内,炽烈火焰喷涌而出,将她周身缭绕,爆散出恐怖气势。
她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此时她渡劫到关键时期,体内功法、秩序、力量都处于极为微妙的平衡中。
而这种平衡,却在那一剑面前彻底崩坏。
她感觉,自己体内那狂暴的力量,此时已经压制不住。
“给本宫镇!”
不死凰后冷然开口,御动全身力量,准备压制住体内暴动的火焰。
只可惜,似乎效果并不是太明显。
“哧!”
火芒绽现开来,南明离火彻底喷发。
滔滔烈焰倾覆而下,将不死凰后彻底笼罩起来。
“吟!”
但随后,一声凤鸣啸天,巨大的凤凰神影映现无尽虚空中。
不死凰后体内,另一道神火喷涌而出,气势恢弘不断,竟将南明离火压制下去。
“镇压!”
不死凰后轻叱,将两种火焰皆收入体内,才让恐怖异象渐渐散去。
但此时,她的瞳孔却变得愈发妖异,里面似有两种不同的火焰正在灼烧。
这,显然是走火入魔之相!
……
不远处,一道流光向着此地飞速靠近。
那,正是金乌大帝赠予沈天的帝器:太阳神炉。
在虚空乱流推动下,沈天感觉脑瓜子嗡嗡的,贼晕。
最后,他只能将太阳神炉取出,置身在神炉之中减轻晕眩感。
只不过沈天并不知道,这股虚空乱流最终通向何方。
只能随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