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庄sir,谭成的案子已经搞定!这是结案报告!”周华标得到长官首肯,走进办公室内,把一份文件摆到庄sir面前。
庄世楷半倚着椅子,抬手接过文件,翻开文件问道:“谭成已经死了?”
“是t,长官。”周华标稳稳点头道:“谭氏已经查封!警队成功捣毁整个伪钞工厂,抓捕罪犯十六名,查获成品伪钞三千万、原料二十六吨有余。”
“主犯谭成于行动中持枪反抗,遭重案击毙,尸体正停在中环医院。”
“不错。”庄sir点点头,给予肯定。
周华标接着讲道:“本次行动中重案组督察宋子杰表现很好,另外还有两名热心市民宋子豪和Mark协助,展现出港岛城市警民合作的优良传统,行动一切顺利,没有警员伤亡。”
“嗯。”庄世楷信手合上文件,心里大致能够还原出整个案件过程。
“Mark死没?”他翻过一页文件,出声问道。
标叔摇摇头:“没,他正在门口走廊等着,昨晚刚刚做完笔录。”
庄sir交待要留住活口的人能轻易死吗?
港岛地区,要死要活,庄爷不插嘴,那归阎王管。
庄爷开口?阎王也要靠边站!
“行!”庄世楷放下文件夹:“叫Mark进来。”
“我有话和他king。”
“yes,sir。”
标叔抬手敬礼,转身离开。
随后便来到走廊,朝正在等候的“小马”招招手,让他注意“好好聊”,迈步离开。
小马则满脸黑灰的点点头,扶着右腿,一瘸一拐走向总警司办公室。
“哒哒哒。”办公室,玻璃门敞开。
他拖着右腿站在门口,看向里面,抬手轻轻叩门。
“庄长官!“
小马哥出声讲道。
他在道上几多年前就听说过“庄爷”的威名,只是他一直都不够资格见到庄爷,更没资格和庄爷掰手腕。
因此,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庄爷本人,表情中带着畏惧。
庄世楷早已走出办公桌,屁股靠在桌前,朝他招招手道:“过来。”
小马拖着右腿,一步步走向前方,每一步都像视死如归。
虽然他知道庄爷不会故意弄死他,但是还是需要鼓起全身勇气,才有胆量上前和庄爷叙话!
庄世楷看出小马哥神态紧张,当即面露笑意,拿起桌面一盒烟,抽出一支递向前方:“来一支?”
“嘿嘿。”
“多谢庄爷。”
小马伸手接过香烟,谨慎小心的脸上,绽放出朴实无华的笑容。
这笑容配合他身上气质、以及脸上的黑灰,妈的,不知道还以为他老实人来着。
“啪嗒。”庄世楷点燃香烟,把火机丢向前方,两指间夹住香烟,撑住桌面。
修真的巨龍
“呼……”庄爷目光直视前方,嘴里呼出口白雾,眼神中闪烁光芒。
小马哥接住火机,点好烟,嘴里吹出一个白白圆圈,逐渐飘升,咧开嘴角朝笑道:“好久没抽这么好的烟了。”
“哼哼。”庄世楷轻哼两下,嘴里说道:“听说你协助湾仔重案办案了?”
“警民合作啊!!!”
“嘿嘿。”小马哥摆手笑道:“还要多谢庄爷给个合作的机会。”
“不过也就一般一般啦,江湖上有我小马出场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小马哥的口气倒是很大!
而他虽然是和庄爷初次见面,但他并不觉得庄爷是什么阎王爷,根本没道上传的那么凶恶。
我就说嘛!大家都是一个头两只手,哪有什么活阎王啊!而且庄爷和海报上一样长那么靓,一看就是个好人来着!
两人间天然间就有股熟悉感。
这让小马哥很快放的开….
而这股熟悉感,其实庄sir为了更方面接下来问话,刻意放放水啦……
“口气真大!呵呵!”庄世楷出声笑道:“那你知不知道谭成的伪钞工厂,或者以前的大富集团,是否有一些在国外的销售渠道?”
“嗯?”小马霍然抬头,眉头一跳,好似有些警惕,也透露出不同寻常。
不过,小马很快释然道:“你算是问对人了!”
“整个集团除去我和谭成之外,没人知道这些……”
小马弹弹烟灰。
烟灰飘落在地毯上。
庄sir眉头一皱。
小马迅速上前,乖乖来到办公桌旁,把剩下的灰烬抖在烟灰缸里。
烟灰缸一直就在庄sir的手边…
小马则是接着讲道:“以前姚先生一直培养我当接班人!有关国外渠道的事情,确实就只告知我一个,豪哥都没权利知。”
“毕竟当年我是公司最赚钱的大哥,不过却给谭成偷听到消息,谭成才敢设计陷害我,才有资格自己扛旗,重新搭上国外渠道。”
“庄爷,你猜的没错,国内的货其实都要送到国外,国外还有个大公司配合。”
“所以大富集团除去港澳台三地外,其他货源都不送,大公司包销!就连电镀板都是大老板给的技术!否则大富集团哪造的出超A级美金?”
“而所谓的大富集团/谭氏集团,看起来是全港最大的伪钞公司,实际上却只是一家小小代工厂……”
庄世楷左手横置于胸前,右手搭着左手,嘴上叼着烟,神情显然沉思。
他猜想的果然没错,国外确实有个大庄家,里面藏着一条线……
既然这条线给他抓出来,肯定就要去查查看。
“大公司叫乜名?老板是谁?”庄世楷出声问道。
小马哥摇摇头:“公司名以前叫格莱斯,不过这种公司一年换几十个名,不作数。”
“公司老板叫吴复生。”
“这是我仅知晓的两条信息…其他都不知道,而且也断掉和上家联系的渠道了。”
小马出声讲道:“毕竟上一个大佬是谭成,不是我!”
庄世楷用手指轻轻叩着桌面,良久无声无言,心里盘算着众多线索……
他大概是明白什么了。
可惜,暂时抓不到实证。
一切都还是脑海中的猜测…
小马却继续说道:“不过我知港岛有另一家公司和国际伪钞大王有关!”
庄世楷面露疑惑:“边个?”
这儿消息庄sir还真不晓得。
“周伟生律师事务所!”
大人物法則
“他们专门利用港岛国际金融港的优势,替国外伪钞大王把黑钱洗白,再转送给国外的老板。”
“他们一定会知道伪钞大王的线索!”
溺寵一品小狂妻 紅薯梨
洗黑钱?
庄世楷眉头一跳,要不是小马哥说出这条线索,他还真不知港岛藏着这条线…
要知道,洗黑钱一向是由警务处的商业罪恶案调查、以及证监会负责调查。
不属于“刑事部门”的管理,而属于“经侦”范围。
虽然,港岛没有明确的“经侦”牌号,但是都有设置相应部门,而且经济发展的早,设置的也更早。
庄世楷暗暗记下这条线索,决定着人调查一番,再考虑要不要跟进这条线。
腹黑總裁的契約夫人
“好,你真是比我想象中还要配合。”他点点头,熄灭烟蒂,抬手拍拍小马肩膀,语重心长地讲道:“据我所知,你在谭成手底下隐忍三年,还帮谭成舔鞋,为的不就是一朝东山再起,重当江湖大佬吗?”
醫冠楚楚 寫書的老外
“夸你一句当代韩信都OK,怎么这么甘愿配合警方做事?”
如果有需要的话,庄sir愿意给小马送一幅对联,上书“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下写“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不是高考,单纯敬佩。
没有一点侮辱的意思。
“唉。”小马哥则悠然一叹,拿起烟屁股,吸上最后一口,深深吐出口气,把烟蒂掐在烟灰缸里:“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明白世界上有些东西可以失去,有些东西真不能失去。”
“有些东西失去了,真的可以拿回来,而有些东西失去了,可就真的拿不回来了。”
“比如?”庄世楷扬起眉梢,出声问道。
“比如兄弟命!”
小马哥咬牙说道。
“这次要不是有阿杰及时赶到,豪哥就真的要给谭成乱枪打死!”
“我以为我可以,但其实我不行……我不行看见兄弟为我而死……”
小马哥说的情深意切,可见其真心。
庄sir则是点点头,给予认同,接着讲道:“那你也接下来路怎么走?”
“走正行?”
“要不要我介绍个工作给你?”
小马哥知道政府有个什么关怀署,是专门照顾出狱后犯人,跟进犯人情况,或者说监督犯人,给犯人安排工作的部门。
他以为庄sir说的是这个,当即摇摇头道:“不用了!庄爷!”
“我已经跟豪哥一起找到个很好的工作。”
“正行来着。”
“喔?”庄世楷上下打量着他,怎么看也不像个“职员”,更像个大哥。
“你找的什么工作?”庄sir问道。
Mark答道:“我和豪哥在新界的A货工厂当保安,豪哥是保安组长,我是保安!”
“每个月薪水有五百,还不用踩缝纫机,是非常的工作,老板也对我们很好,您放心吧!”
庄世楷摸摸鼻子,晒然笑道:“好吧,那你好好努力工作,别让我失望。”
“要是再敢犯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yes,sir!”小马哥抬起手臂,学着警员,有模有样的立正敬礼。
“出去吧!我和你们老板认识,下次遇见会让他照顾照顾你的!”庄世楷指着小马哥鼻子,小马哥再度道谢,离开办公室。
“thankyou,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