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507章 爲了自家夫君,不要臉也罷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看着那几个贵妇远遁,高阳关掉窗户,回身笑道:“这些人整日无所事事,就知道说人长短。今日我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这个娘们越发的跋扈了。
贾平安跪坐在对面,“少动手,多动口。”
高阳走过来,坐在案几上,伸手挑着他的下巴,让他抬头……
半晌,她喘息着坐下,眼波流传,“宰相们也知道隐户危害社稷,可他们自家也少不得这些,否则哪来那么多钱财?”
“以前没人去触碰隐户之事,皇帝此次莫名其妙的发作了,我觉着有些古怪。”
原来如此?
隐户不只是大唐有,从春秋战国时就多不胜数,前汉更是不少。
损公肥私的事儿干起来最没有压力,越干越来劲。
而那些门阀世家自然少不得这个,想想当初老李家造反,那些门阀世家纷纷响应,不管是兵器粮草还是人手,要什么有什么,顷刻间就组成了大军,一路横扫。
这便是世家门阀的力量。
你要说纳税……那真是个笑话。
谁敢去他们家清查户口?
谁敢去他们家中清查田地?
所以门阀世家的势力越来越膨胀,而帝王却越来越无力,杨广干脆横下一条心:朕就是刚!
赢了唯我独尊,输了身死国灭。
老李家深谙此事,从李渊开始,实际上就不断在削弱世家门阀的实力。直至到了李治这里,他和武媚联手,双剑合璧,砍得那些世家门阀遍体鳞伤。
“郎君,莫要去管这些事,下次你直接装病。”
高阳敲打着案几,觉得自家郎君太实诚了,“皇帝都是狡猾的,你莫要轻信。”
“你这算不算是吃里扒外?”
高阳一怔,“当然不算。”
“为何?”
高阳理直气壮的道:“你是我的郎君呀!”
……
宋不出在道德坊堪称是宗师般的威望,隔三差五就有人来请教他关于养豕的事儿。
可今日人却一个都没有。
宋不出去打听了一番,急匆匆的回家寻了杜贺。
“管家,他们说郎君得罪了天下人,不得好死。”
这话怎么说的这般中二?
杜贺问道:“这话谁说的?”
“好几个都这般说。”
杜贺心中一冷,“徐小鱼,去打探。”
无需打探,隔壁的王大锤来了。
“说是得罪了天下的寺庙,迟早死无葬身之地。”
杜贺面色惨白,“多谢了。”
他让鸿雁去禀告此事。
“得罪了天下的寺庙?”
卫无双不禁惊住了。
哪怕她在蒋涵的身边历练了数年,可听到这个消息后,依旧感到了惧怕。
寺庙的势力有多大,她只是隐隐约约得知,但仅仅是她知道的那些边角,就让她为贾平安担心不已。
“无双,得罪就得罪了吧,大不了以后咱们家不去寺庙。”
苏荷很淡定,甚至还想唱首歌。
“你不知那些人的势力之大。”卫无双面色凝重的道:“他们交好权贵豪族,人手无数,田地无数……若是他们一起发作,贾家不值一提。”
苏荷一怔,“无双你想多了吧?哪有那么强大?”
卫无双认真点头,“就是这么强大。”
“可你没去过寺庙吧?”
卫无双摇头。
苏荷松了一口气,“我可是感业寺的住持,我没觉着自己有多大的势力呀?”
卫无双一拍案几,“那是感业寺,不是外面的寺庙。感业寺里只有那些可怜的女人,而外面的寺庙里有许多和尚,还有许多种地的隐户,你懂不懂?”
苏荷叹息,“无双你为什么要生气呢?夫君说了生气对孩子不好,以后孩子生出来也是个受气包。”
卫无双捂额,“我不想和你说话!”
“可我想啊!”
苏荷兴致勃勃的道:“无双你只想到了他们厉害,可夫君也很厉害呀!当初感业寺许多事,夫君轻松就解决了。”
“那是天下的和尚!”卫无双拍打着案几,猛地想到了受气包,就轻轻抚摸着案几,仿佛案几会发脾气。
“天下的和尚很了不得吗?”苏荷很淡定的道:“夫君定然能解决。”
“我不想和你说话!”卫无双双手捂住耳朵。
“无双!”
“无双!”
卫无双觉得苏荷的声音就是魔音灌脑,瞪眼道,“你信不信我揍你?”
“我不信。”苏荷挺着大肚子,得意的道:“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
“夫君若是不在意,你今夜就和我睡。”
卫无双嫌弃的道:“你晚上睡觉就像是蜘蛛似的缠人,让人动惮不得,我才不和你睡。”
苏荷用诱惑的语气道:“若是郎君慌慌张张的,我发誓在生孩子之前什么都听你的。”
卫无双心中微动,“说话算数?”
苏荷拍着凶,颤颤巍巍的道:“夫君说我是伟女子,自然说话算数!”
卫无双看了她的凶一眼,“好!”
苏荷得意洋洋的起身,“三花,去看看夫君可回来了吗?罢了,我亲自去迎。”
卫无双冷冷的道:“你就等着我收拾吧。”
生产前全听她的,那么宵夜自然都没了,那些大鱼大肉也没了,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想到不能修炼的苏荷抓狂的模样,卫无双心情愉悦之极。
可旋即她又想到了现实的威胁。
那些和尚会怎么收拾贾家?
苏荷一路去了前院,正好贾平安进来。
阿福第一个迎上去,父子俩互相揉搓了一番。
“怎么出来了?”
苏荷给个笑脸:“我来迎接夫君。”
无事献殷勤……
到了后院,卫无双也出迎。
两个女人相对一视,贾平安感受到了刀光剑影,不禁想躲。
“夫君!”
苏荷甜笑道:“夫君,先前道德坊不少人说咱们家得罪了天下的和尚,定然不得好死……”
卫无双在看着贾平安。
打赌是一回事,她更希望此事只是个无用的威胁。
这个就要看贾平安的判断。
所谓男主外,就是这个意思。
贾平安一怔。
竟然一起跳出来了?
但男人有事要自己扛,不要让妻儿跟着忧心忡忡。
贾平安笑道:“只是牢骚罢了。”
苏荷得意的道:“我说了什么?无双,你输了,今夜咱们一起睡。”
卫无双皱眉,“夫君,那些和尚可不简单。”
“我知道,那些和尚与权贵交好,彼此间往来密切,若是他们鼓动那些权贵,我会有大麻烦。不过此事决断的是陛下,和我没关系。”
他安慰着妻子,心中却在犯嘀咕。
那些和尚自然不敢去寻李治的麻烦,但拿他来杀鸡儆猴还是没问题的。
我危险了!
贾平安淡定的吃饭,饭后又和两个妻子说话。
“无双,睡觉去!”
苏荷一脸的迫不及待,让贾平安更是好奇。
和我睡不香吗?
“你离我远些啊!”
卧室里开始战争。
“别抱着我,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不信!”
“松手!”
“不松!”
“……”
贾平安去了前院。
“郎君!”
杜贺等人都在,神色凝重。
“先前有人来了道德坊,四处说郎君得罪了寺庙,佛祖定然会降罪。”
“那人可就是和尚?”
杜贺点头。
“都去睡觉。”
……
第二天早上,等贾平安走后,卫无双沉着脸,“昨夜夫君在书房许久,可见并无把握。”
苏荷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我和你一般,睡的和豕似的!”
苏荷怒,“我何曾和豕似的?我若是豕,那你是什么?夫君是什么?咱们一家都是豕。”
卫无双一拍案几,“吵吵吵,夫君如今面临危险,不去想办法解决,吵什么?”
苏荷深吸一口气,“不是你先吵的吗?”
卫无双气急,“你昨夜缠着我一整夜,睡都睡不好,不冲你发火冲着谁去?”
“可我睡的很香啊!”
卫无双真想一巴掌拍死苏荷,她起身,“备车。”
“你去哪?”
苏荷蠢蠢欲动的想跟着去。
卫无双指着她,“但凡敢出门,回头别想修炼!我此次说到做到!”
苏荷昂首,“不修炼就不修炼。”
竟然这般硬气?
二人去了前院,卫无双吩咐道:“备马车。”
杜贺小心翼翼的问道:“二位夫人这是去何处?”
“去玄奘法师处。”
马车缓缓出了道德坊,苏荷嘀咕道:“玄奘法师和夫君有交情?”
卫无双点头,“上次法师为夫君出过头。”
苏荷不解,“那夫君为何不去求他?”
卫无双白嫩的脸上多了惆怅,“求人不能多,你帮人多少,你就能求多少。情义越用越少,当对方的帮助多过了你给的情义时,你如何好意思去求人?”
苏荷难得的担忧了起来,“那咱们此去……是不是有些不要脸?”
卫无双平静的道:“为了自家夫君,不要脸也罢。”
马车一路到了大慈恩寺。
“檀越何来?”
知客僧上前问话。
杜贺下马过来,“我家夫人有事求见法师。”
知客僧摇头,“法师不见外客。”
车帘中传来了卫无双的声音,“我家夫君与法师乃是旧交,如今夫君遇到了麻烦事,还请通禀。”
知客僧问道:“你家夫君为谁?”
“贾平安。”
知客僧进去了,苏荷嘀咕,“无双,法师很威严,一般人请不动的。若是他不帮忙怎么办?”
“……”
……
玄奘已经开始翻译经文了。
“法师!”
知客僧进来,玄奘抬头,揉揉眼睛,“何事?”
知客僧看着堆积的经文,心中暗自敬佩,“法师,外面来了两个妇人,说是贾平安的妻子。贾平安遇到了麻烦,她们来求助法师。”
玄奘的手停住了,“去问问。”
“是。”
晚些知客僧再来,“法师,那贾平安在云阳县清查隐户,下手狠毒,引得佛门震动。”
玄奘可是去过天竺的人,对世情了如指掌。
“清查隐户必然是皇帝的意思,寺庙里大多都有隐户耕种,这些隐户不缴纳赋税,一直是帝王的眼中钉。可佛门势大,帝王也只能隐忍。”
玄奘揉揉眉心,“可帝王就是帝王,陛下此举便是试探。权贵豪族和那些僧人不安,于是联手,用威胁贾平安来向陛下施压……”
“此事……”
边上翻译的僧人抬头,“法师,佛门自然要有人供奉。”
玄奘眨动着眼睛,缓解着干枯的感觉,“何为出家?何为方外?”
他叹息一声,“你去传我的话……”
……
百骑。
“好些人在骂百骑和武阳侯!”
程达面色惨白,“还有人说我百骑都不得好死。”
“慌慌张张的,怕什么?”
明静很是淡定。
程达由衷的佩服,“明中官竟然如此淡定,下官佩服!”
贾平安淡淡的道:“她是道家。”
原来是神仙不同啊!佛门管不到道门,不是一个系统的……程达:“……”
“有许多人说武阳侯乃是酷吏……”
明静一脸我很头痛的模样,“我问过宫中识字的人,说前汉就有酷吏,那些酷吏大多不得好死。”
程达惊讶,“不至于吧?”
酷吏从来都是帝王的夜壶,不用了直接砸碎。
但我不是夜壶吧?
贾平安觉得自己应当是一把刀。
明静愁眉苦脸的道:“难道做事还做错了?”
程达叹道:“那些和尚无人能制,武阳侯,要不……换个地方为官也好啊!”
“换个地方为官,当地就没有寺庙了?”明静觉得程达没出息是必然的。
寺庙到处都是,书信往来间,贾师傅臭名远扬。
大统领好像不妙啊!
百骑人心惶惶。
……
长安。
静室中,几个僧人在商议事情。
“皇帝令百骑去查探马松之事,便是敲打我等,否则只需派一御史即可了事。”
一个大眼僧人怒道:“我等虔诚修炼,要些人供奉又如何?皇帝这般刻薄,可是对我佛门不满吗?”
边上的白净僧人微笑道:“不满又如何?天下寺庙无数,僧人无数,难道他还能都打杀了?”
众僧不禁都笑了起来。
“皇帝此事做的却是过了些,不过他毕竟是帝王,不能直接顶撞。”大眼僧人冷笑道:“那百骑便是他的恶犬,那贾平安便是他的刀,把那柄刀折断了,也好让他知晓佛门的厉害!”
白净僧人沉声道:“要小心。皇帝看似软弱,可最近一两年却不同了。前次贫僧和好友说话,他在朝中为五品官,说皇帝刚登基时颇为软弱,对宰相们言听计从。可这一两年却渐渐强硬了起来……他毕竟是帝王!”
大眼僧人冷笑道:“帝王又如何?得罪了天下人,帝王也坐不稳!”
白净僧人口宣佛号,眉间多了慈悲之意,“让他们多与俗世的人说说贾平安之恶,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这是何苦来哉!”
大眼僧人不用手,双腿一撑,人就站起来了,“贫僧这便去了。”
他出了静室,叫来了些僧人,吩咐道:“你等可去相熟的人家把此事剖析清楚,要让他们知晓供奉之意……什么隐户,那是供奉我等的寺奴,说清楚,万万不可让人误解。”
“是!”
僧人们出发了。
大眼僧人回了静室,笑道:“我们若是全数动起来,帝王也得颤栗!”
“新明还不住口?!”
一直没说话的老僧睁开眼睛,厉声道:“我等乃是方外人,俗世与我等无关,下次再听闻你轻蔑帝王,你便一路步行去漠南吧!”
徒步去漠南,这一路不知要遭遇多少艰难,这便类似于苦行僧。
大眼僧人有些惧怕,“是。”
老僧呼吸一松,“新明太过得意,此事之后禁足一个月。”
大眼僧人低头,“是。”
老僧看了白净僧人一眼,“新德你虽然聪明些,却刻薄。如今皇帝和门阀世家貌合神离,我等方外人,杀鸡儆猴收拾了贾平安即可,至于皇帝,自然有那些人去交涉。”
白净僧人低头,“可皇帝态度暧昧,贾平安归来之后,竟然嘉奖百骑。这便是赞许之意,若是他把矛头对准了方外,强行收了咱们的田地和寺奴该如何?”
“你以为他是傻的吗?”老僧抚须,眼中多了讥诮之意,“前隋时,杨家靠着世家门阀起家称帝,可一旦称帝,从杨坚开始,无不把世家门阀视为生死大敌,最后如何?
到了本朝也是如此。记住了,我等方外人有些隐户和田地不交税而已,可算是大事?可能颠覆了江山社稷?”
新德身体一震,恍然大悟,“帝王最大的对头是世家门阀,世家门阀存在之时,帝王不可能再竖立佛门这个对手,所以咱们高枕无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老僧点头,平静的看着两个弟子,“记住了,咱们是方外人。站定了这个,咱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一旦掺和了世俗兴衰,不成即死。”
二人低头。
老僧渐渐呼吸绵长。
几缕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老僧突然说道:“让人去看看贾平安是如何应对的。”
新明起身,“我去!”
老僧皱眉,“你性子急躁……”
“师父,我此去不说话。”
老僧摇头,“去吧。”
新明一路到了皇城外,见不少闲人在周围游荡,就知道大伙儿有志一同,都是想看看百骑的笑话。
而百骑的笑话就是皇帝的笑话。
“贾平安出来了!”
贾平安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人。
“是太史令李淳风,怎地笑着出来了?”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