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譚怪人
小說推薦哥譚怪人
厕所中,西尔一人坐在马桶上。
她耳畔不停回响着海瑟刚才的话。
“也许你今晚该去猪圈睡”
一种奇特的恐惧感,突然涌上西尔的心头。
地道戰之一代功梟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迅速臃肿,她开始害怕,她跳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只看到一头猪。
一声尖叫声,女孩的哭声突然从厕所传来。
众人侧目,
海瑟轻描淡写的说道:“没关系”,心中却已经对西尔下了死刑,她会是琳之后的另一个。
一旁的琳感情变得复杂,她能清楚看到刚才下楼两人的精神变化,他们很恍惚,像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而西尔的尖叫声,让她忍不住在心中默数,倒计时。
楼上,
李祖听见尖叫声,左右看,心头也非常困惑。
“难道刚才还有人走进了我的光环影响范围?”
如果是他亲自动手,他一定不会让尖叫声发出。
……
“杰克,到你了。”
海瑟看着自己的男友,微笑着说道:“抽到一个人的名字,就和她去楼上待七分钟。”
“好”
杰克伸手抽出一张纸条,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将纸条摊开。
上面写着,琳。
琳心中也有了答案,知道海瑟终于还是准备向自己下手了,而且帮凶是她的男朋友。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帮凶,再来这儿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海瑟望着两人走上二楼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
“好戏就要开场了”
她说着,将盒子里的纸条全拿出来,里面每一个都写着“琳”。
摄像头已经开始工作,
昏暗的房间中能捕捉到琳和杰克两人的身影,杰克就坐在床上,他笑起来,声音很温和:“琳,很高兴你能来。”
“真的?”琳两只手并在身前,微微抬头。
“真的,我是说,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对吗?有些事情总是没有办法去……从学校,到人生,但是你要相信我,一切都会改变的。她们做的那些事,对我个人而言,我真的有些不喜欢。”
“我很反感这些,你知道,这也妨碍了真正重要的……”杰克深情款款的看着琳。
楼下,海瑟满意的看着屏幕中的一幕,听着杰克的花言巧语。
她要的一幕,正在发生。
“杰克,我不知道该怎么……”
“那就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杰克靠近了琳,伸手向她的衣领扣子。
杰克的嘴慢慢靠近琳的脸,却发现她抬头看着自己身后。
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没被自己的帅哥攻势打的慌乱阵脚,而是盯着某个地方一直看?
身后?
杰克转身,发现琳盯着背后书架上的某个位置。
摄像头!
“琳……不,我”杰克有些慌。
这场直播秀,因为琳发现,变得不再那么能掌控。
杰克苍白的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哦?那又是怎样?”
琳看着孔武有力,帅气英俊,总是与海瑟登对出现的男孩,此刻在自己面前的窘迫模样,心中像是抓住了什么。
“是海瑟,你知道的她总是能命令我,指挥我,让我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
杰克一顿:“你有没有感觉,有些不舒服?”
他捂着胸口:“我感觉很闷,而且有些害怕?”
杰克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害怕的感觉,但事实就是如此,他在害怕。
琳张开嘴,可说出的声音却很小。
“什么?”杰克不解,试图侧耳倾听。
“注意……”琳后面的话依旧很模糊。
“注意什么?”杰克继续问,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句完整的话。
“注意稻草人”琳说道。
家有貓女:兇殘冥主別這樣
“稻草人?”
敞开的窗户向里面吹着风,窗帘被扫开,月光落进来,一个扭曲着的稻草人的影子,缓缓的将杰克遮挡住。
……
修伊降下了车窗,看着霓虹初上的都市。
外面的汽车飞驰来往,人们脸上也带着灿烂的笑容,这个世界的痛苦和虚假,似乎只有修伊自己知道。
三辆警车疾驰而过。
“什么情况?”
修伊看着飞驰的警车车尾灯,一脸茫然。
老公我們沒完 錯字君
“等等,那是少年基斯团的巨兽和声爆!”
修伊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几人今天行动的目标。
他立即开车跟上去。
另一边,警车开路,巨兽与声爆并肩而行。
巨兽问:“什么情况?”
声爆低着头说道:“有个年轻的高中生保安,说有人搞出了大动静。”
巨兽不屑道:“大动静?难道没人知道,这地方是我们少年基斯团的地盘?”
声爆也说道:“说不定他就是知道。”
两人超越了警车,很快赶到了案发地点。
地上是昏迷倒地的年轻男生和女生们,现场则有一个站着的稻草人,在稻草人身后还有一个跌倒在地,拿着手机的男生,应该就是他报的警,男生身旁还站着一个看起来惊慌的女生。
现场唯一古怪的装扮的,便是稻草人打扮的怪人,他戴着麻袋做成的头罩,直勾勾的看着巨兽和声爆。
“你猜,这家伙是从哪个农场跑出来的?”巨兽咧着嘴,歪头对自己同伴声爆问道。
惑心間諜:小嬌妻?不可欺!
声爆缓缓举起自己的双手:“他肯定很后悔进入大城市。”
“超级英雄,呵呵~”
悶騷王妃:拐個王爺種寶寶
他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然后十分绅士的捂着自己胸口,欠身弯腰,声音喑哑的说道:“自我介绍,我是稻草人。”
两个超级英雄动手,稻草人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他被轻松抓住。
警察也在这时候进来。
“你们现在安全了”声爆对着还清醒着的杰克和琳说道。
稻草人被出现的少年基斯团制服,被押上了警车带走,这群年轻人,除了琳和杰克以外,其他人全都因为精神受到重创,进入医院精神科进行调理。
门外,修伊才刚停下车,就看见稻草人被押上了车。
“他失败了,败在了少年基斯团手里?”修伊惊讶。
不可思議的戰國
“不,他成功了”
双面人手中的硬币弹起,又缓缓落在他掌心中。
“接下来,我们要抓住那两个人,他可是稻草人留给我的,施莱德……”双面人看着忍者施莱德。
施莱德不言不语,他打开车门离去。
十几分钟后,警车离去。
小姐,我們結婚吧 黛子歡
施莱德赶回来,他左右肩膀上,分别扛着少年基斯团的巨兽和的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