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大梦疆域。
皇甫凌天的死还是产生了一些影响,反梦联盟借助此死因,反动了突然袭击,即使大梦皇朝有龙气庇佑,但也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丢掉了三个域。
两方都知道皇甫凌天的死不过是个借口,就算皇甫家的人也不认为大梦皇朝会这么蠢,会暗害他们家的二把手。
但事实则是目前已确认皇甫凌天确确实实死在大梦疆域。
为此皇甫家族的族长专程去堵了一次一心避祸的诸葛世家,面对皇甫家的无赖嘴脸,诸葛家的家主还是为其卜算了一卦。
七五普法青少年讀本
沐斬:末世變革
因为林陌这命运不可测之人,诸葛家的家主最后费劲功夫也只是得出一个结论,皇甫凌天死在大梦疆域。
但这个结论就够了,足以让反梦联盟可以借此真刀真枪的跟大梦皇朝硬拼一次。
我的魔王城有皮膚 紅燒煎蛋
可占据三域后,双方又陷入了僵持,其一是因为一直隐世的乾元宫弟子,竟然纷纷入世,他们没有明确表明站在哪一方,但是却在两方之间到处乱窜。
时不时还打着止戈的幌子,阻止双方的争斗,这让两方人马一时摸不着头脑。
王妃愛私奔 雷筱潔
其二是因为大霆疆域发生了更剧烈的变化,因此这两方也借此暂息兵戈,将注意力放在大霆的战事上。
……………………………………….
大墨疆域。
万柳商会的灭亡所埋下的隐患还是爆发了,缘由就是分赃不均,还有一点则是大墨四王之一·墨忠王·林逍肃的儿子·林玄竟然死在万柳城。
而且看其死状极其凄惨,只剩下一堆烂肉,若不是从一块肉上发现林玄的标志性胎记,林逍肃都没想到自己儿子出去转悠一圈,就这么没了。
关于杀人凶手是谁,根本无法确认,只因当时的万柳城乱成了一锅粥,哪方势力都掺和了一手。
但是看到林玄那惨烈的死状,林逍肃第一时间就将目标锁定在血魔教。
毕竟只有邪道中人,行事才会这么残忍,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远在大骷疆域的阴不觉打了好几个喷嚏。
但是当林逍肃提起让血魔教交出凶手时,第一个阻止他这种行为的正是他的好父亲·墨帝·林镇世。
林镇世的想法很简单,如今大墨皇朝和血魔教可是同盟,再加上那天魔殿也迁移了过来,两方之间可以说是正在蜜月期,怎么能因为林逍肃一个儿子的死,坏了这层关系。
網遊之光環王
不过就在林镇世准备用自己那至上的权威强压下此事时,其余两王,墨义王·林逍德和墨孝王·林逍远直接与墨忠王·林逍肃站在统一战线。
一皇三王的对立,导致当时的朝堂都无人敢小声嘀咕一句。
眼看大墨就要分离崩析,墨帝最后思考再三还是妥协了,毕竟林逍肃的说辞有理有据,再加上剿灭万柳商会时,有大批财物莫名消失。
至今无人知晓究竟是何人所为,墨帝也是怀疑到了目前大墨疆域内,除了大墨皇朝外,最强的血魔教和天魔殿身上。
因此双方的蜜月期就这么结束了,而大墨皇朝的另一个同盟·淮阴剑阁,这次却突然保持中立。
双方于两月前爆发了一场大战,其结果是大墨皇朝丢失了两个域,而天魔殿和血魔教的弟子也死伤惨重。
加上一直半隐世的阳极道谷的弟子开始入世,导致形势越来越错综复杂,因此双方也是暂时罢手,并且把目光放在了大霆疆域。
………………………………………..
闭关了三个月,从凤族族地离开,回到唯我道宫的林陌,第一时间便被书生给拦住。
然后就是啵得啵得给灌输了这三个月的情报。
“所以,现在的大霆疆域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陌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他现在是深感头疼,就特么闭了三个月的关,怎么好像要被时代给淘汰了一般,到处都在打杀,朝廷和江湖之间的对立也是同时爆发,这未免有些太……
烏鴉嘴女郎 雪影霜魂
太凑巧了。
想到这林陌的神情反而冷静了下来,隐约间他好似猜到了什么,踏前一步,身影直接消失。
这让原本想要好好卖一次关子的书生彻底愣住了,他现在是确确实实的发现少教主和教主一模一样,一个个的都不按套路来。
现在的忘忧山只剩下他、厨怪、琴魔、任月轩、香香以及自己的傻徒弟,其他的人都出去找传人了。
琴魔又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门心思要闭关。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厨怪和香香这对师徒,天天就是烹饪,研究食谱,烹饪,不断反复。
任月轩则是一反常态的不再躺在摇椅上,反而宅在自己的小屋里不知做什么。
只剩自己的傻徒弟·燕焚余,天天满山的撒欢。
这让书生深感无趣,好不容易等到又回来一个活人,结果想好好逗逗少教主,逗了一半,少教主跑路了,哎,这特么都什么事。
忘忧山山顶。
盜墓之王
来到那熟悉的小院,却只看到那空荡荡的摇椅,不由让林陌的心情有些复杂。
以为自己又扑了空时,没一会小屋的门打开了,任月轩走出房门。
“我说小陌子,让你回到唯我道宫就找我,结果你在外面墨迹这么久啊。”任月轩打了个呵欠,然后摊在摇椅上。
看到这一幕的林陌,眼神中不由浮现一股暖意,这才是他熟悉的唯我道宫:“轩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大霆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吗?”
傾世玉殤 翡冷翠寒
林陌摇了摇头。
“那边的乱局快要结束了,你要是还想掺和一手,就快点去吧,对了还有这个。”任月轩随手一招,那副棺木从屋内飞至林陌身前。
只见任月轩双指一引,其内那股玄奥的气息直接涌向林陌。
但接下来的事,让任月轩眉头微皱,只因那股气息涌入林陌的身体没多久,便又溢散出来。
“哎,小陌子,你这身体,不对是你这人,算了,想给你点好处,你都接不住。”
而这时炼妖壶内的黑炎,及时向林陌传达要出来的信息,随即只见黑炎现身后,就冲向那棺木,任月轩随手一引,原本溢散的气息疯狂的向其体内灌输。
任月轩见此满意的点点头:“这样也算是给你的好处了,对了答应你的功法,最近我也挺忙的,创出一半就被我扔在一边了,要不你先练着?”
林陌眼角微微颤动:“额,轩哥我不急,你慢慢来。”
任月轩打量了下林陌身上的昊天道袍:“你小子倒是机缘不浅,不对,机缘这个词跟你没什么关系,算了,有这道袍加上原本的金刚不坏体也暂时足够了。
好了,你去忙吧,趁着大霆的事情还未结束,说不定能分一口汤喝。”
说完任月轩随手一挥,将跟哈巴狗一样,不断向任月轩摇尾巴的黑炎又扔到了林陌怀中。
“刚才的龙气,已经是你所能吸收的极限了,太过小心撑死,到时候可就真是一尸两命了。”
黑炎嗷呜了一声后,恋恋不舍的看了棺木一眼,便换了个姿势舒服的躺在林陌的怀中。
而林陌听到龙气一词后为之一愣,不过看到轩哥闭上双眼一副睡着了的样子,他也没出言打扰。
你若攻陷,我必淪陷 簫貍
撸了两把黑炎后,直接离开了忘忧山秘境。
在林陌走后,任月轩睁开了双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