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入夜,为了防止明朝人夜袭,臼杵城中一片漆黑。
只有城主的居所中,亮着孤灯如豆。
宗麟盘膝坐在榻榻米上,听宗欢转述明朝人的要求:
“其一曰‘五口通商’。即九州岛只开放五个外贸港口,其余地方片办不得下海。其二,所有通商口岸,只能与‘耽罗商会’贸易,其它外国船只一律不准停靠。其三,九州岛各家不再保有水军,海上安全交由大明皇家耽罗警备区保护。作为代价,九州岛各家每年要支付他们一百万两白银的保护费……”
砰得一声,宗麟砸碎了自己心爱的唐朝茶具。他粗重的呼吸让烛光晦明晦暗,显然愤怒已极。
但宗麟却没有像白天那样发作,而是依然保持着沉默。
见主公不说话,宗欢轻叹一声,最初对方只是要求独占与九州的贸易,仅此而已。现在倒好,贸易权被分成了五份,大友家只占五分之一不说,且不能再保有水军。
神奇美女系統
而且还要赔款。
“另外,还要赔偿他们此次的损失五十万两白银,此事就可以揭过。”他咽了口吐沫,补充道。
宗麟久久未回应,忽然听到外头响起嗖的一声尖啸,一支火箭落在了城中。
妃常攻心 彎彎
他忙紧张的站起来,出外查看,却见海面上又恢复了一片死寂,明朝人并没有继续攻击。
显然这只是一次警告。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よい道がよい建物へ焼場です……”看着黑漆漆的海面良久,宗麟吟出了一句俳句,翻译成中文是‘好路直通上好房,却是火葬场’的意思。
“草しげるそこは死人を焼くところ。”宗欢也回了一句俳句,意思是‘碧草萋萋,此处就是火葬地。’
“哈哈哈!人妻と姦通するのは、フグを食べるような刺激でおいしい!”宗麟闻言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心中郁郁之气顿减。
这俳句的意思是——偷人家妻子,惊心动魄又美味,有如尝河豚!
在宗麟的生涯里,遇到的磨难多了,多这一次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主公准备怎么答复?”见他回到自己的专业上,宗欢知道主公已经调整过来了,忙焦急问道:“赵公子说,天亮前必须做出答复。否则天一亮,他们就要炮轰臼杵城了……”
“还能怎么答复?人已为刀俎,我却是鱼肉,当然只能任其宰割了。”老王……哦不,宗麟背着手,看着隐藏在黑暗海湾中的吞金巨兽道:“好在明朝人只是求财,并不像毛利公那样,想要我们的命。”
“那倒是。”宗欢点头道:“赵公子说,如果主公不再搞小动作,他甚至可以帮主公夺取关门海峡的控制权……当然,这是要付费的。”
“嗯。”宗麟不禁意动,是啊,虽然他精心为毛利元就准备的丰后水军,被明朝人轻易摧毁了。可这不也正说明,明朝舰队的强大,已经足以压制日本的任何水军了?
如果明朝人可以出手,帮自己夺取关门海峡的话,那大友家肯定可以将毛利家逐出九州去的!
他越想心越热,越觉得这样自己稳赢。“可是,我们连那五十万两都付不出来,哪儿找这么多钱去?”
“我跟赵公子也提过,他说主公一时拿不出钱,可以先欠着,不过要用冈城银山和城井谷金山的出产,来偿还本息。“宗欢低声答道。
之前说过,日本大名为什么那么有钱?主要是因为家里有矿。就拿九州岛为例,目前三大势力中,大友家控制了冈城银山和城井谷金山。岛津家控制了平佐金山和加治木金山,龙造寺家则控制了人吉金山。
金山银山就是这些军阀源源不断的财力来源,是他们争霸九州的资本所在。
“嘶……”宗麟自然一阵肉痛,这尼玛姓赵的公子属大蚂蟥的吗?也太能吸血了吧!
“此外,还可以用木材、硫磺等物来偿还。总之,只要我们击败了毛利家,总是有办法还清的。”宗欢显然已经认清了形势,沉声道:“反之,如果我们输了这一场,则金山银山也都要成别人的了。所以还不如索性搏一把呢!”
“唔。”宗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击败了毛利家,腾出手来我就收拾掉龙造寺家,把人吉金山还有对马金山给夺过来,不就结了吗?”
“主公英明!”宗欢诚心实意的称赞道。有的人善于取得胜利,有的人善于面对失败,他的主公显然属于后者。虽然没有前者那么光彩,却有更坚韧的生命力,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你这就去……”宗麟想一想,改口道:“还是老夫亲自去一趟,以示郑重吧。也好见见那赵公子,知道以后怎么跟他打交道。”
桃花朵朵:惡魔男團求放過
“主公,要考虑被扣留的危险啊!”宗欢大惊。
“你也说了,明朝人志不在土地,那抓个老和尚有什么好处?”宗麟不在意的笑笑道:“都这样了老夫若还不露头,平白让那公子轻看。”
说完又吩咐道:“你留下,再把义统叫来。如果我万一回不来,你就辅佐他继任家督吧。”
“是,主公。”宗欢落泪,俯身重重向家督磕头。
虽然这老和尚喜欢人妻、老打败仗,但确实还是个好家督。
~~
但让宗麟倍感失落的是,赵公子居然见都没见他,只是让一个叫马应龙的手下出面,与他连夜商谈相关事宜。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II 六道
而拒绝见他的理由,居然是公子还在长身体,不能打扰他睡觉……
如果放在之前,宗麟肯定会视为对自己的羞辱。但经过大分湾一战,被彻底教做人后,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反而愈发的放低姿态,觉得赵公子利索当然,没必要熬夜见自己这个手下败将。
谈判全程他也都十分的顺从,基本上就是好好好,是是是,弄得马应龙都吃不准,这来的不会是个糊弄事儿的假和尚吧?不过大村纯忠和几个葡萄牙人都能证明,他就是如假包换的丰后老王——大友宗麟!
这让王如龙和马应龙只能再次佩服,公子对倭奴品性的把握,真如掌中观纹一般。
其实,这会儿赵公子才泡过脚,刚上床呢。
海上不停颠簸,有时候还风高浪急,因此他卧房里的这张雕花千工床,四根床柱是直接顶天立地,固定在舱室内的。而且四周还有尺许高的护栏,以防上头的人在浪头上被甩下床来。
这张床超大的,睡五六个人都绰绰有余。显然曾一本是要把这艘万斛乌尾船,造成海上行宫一般,没想到便宜了赵公子。
但说实在的,这行宫睡着一点也不舒服,颠还不是大问题,主要是冷啊!
这会儿已经是冬天了,夜里海风寒刺骨,木头船舱密封再好也被吹透了。为了防火又不能点炭盆取暖,甚至因为太颠簸,晚上连小暖笼都不能用。巧巧便给他被子里塞了好些个热水瓶和热水袋,可赵昊钻进被窝里还是一个劲儿喊冷。
“巧巧姐,你摸摸,我鼻子都冻成冰棍了。”赵公子牙齿打颤道:“我总不能用被子,把自己全蒙上啊。”
“那我可没办法了。”巧巧摸了摸他的鼻子和耳朵,虽然确实不热乎,但也没那么夸张。
她只好跟马湘兰一边给个,给赵昊揉着耳朵搓着脸,哄他赶紧睡着。
“吓,我知道那曾一本,为什么要造这么大床了。”虽然赵昊却依然毫无睡意,反而大惊小怪道:“他肯定也看过《开元天宝遗事》这本书。”
“噗嗤……”马姐姐闻言忍不住笑了,轻轻拧了拧赵昊的耳朵,显然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無良女帝:反撲腹黑邪王 易木隱竹
“这本书讲了什么啊?”巧巧急忙问马姐姐道。
“这是一本记录唐玄宗时期逸闻轶事的笔记,上头记载了一些唐朝的王公贵族,用美女御寒的事。”马姐姐含糊说道:“总之都不是好人,我们不要让公子学。”
“怎么,用美女取暖啊?”巧巧却好奇坏了。
“那方法多了。”马姐姐不说,赵公子却来了精神,长夜漫漫,又没有手机,打打嘴炮,权解无聊。
“说杨贵妃的兄弟杨国忠,冬天出门时,会选高胖的婢妾行列于前,令遮风,盖藉人之气相暖,此为‘肉阵’也。唐玄宗的弟弟申王,每到冬日有风雪苦寒的时候,就挑选一些漂亮的姬妾密密地围坐在他的周围来抵御寒气,此乃‘姬围’也。有时候他还会喝点小酒,便是‘姬围酒’了……”
马姐姐不由捂嘴直笑:“公子又杜撰了,那写书的王诗窟怕也是胡柴。”
“是啊,人哪能挡得住风呢?”巧巧姐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我觉得是真的,因为你俩在我左右一挡,我就一点儿不冷了。”赵公子腆着脸道:“二位姐姐,可怜可怜小弟弟,咱们就这么睡吧。”
“吓,那可不行!”巧巧臊得满脸通红,心虚的看一眼马姐姐。虽然她值夜的时候,因为赵昊爱做噩梦,有时不得不让他攥着手睡,所以两人睡一张床的事情也常有。
天君
当然是两个被窝了!真的!
不过三个人一起睡这种事,怎么好意思答应呢?
超級教練 陳愛庭
我的靈鼬小夫狼 宋趙夢池
马姐姐却笑眯眯看着她,仿佛在说,你没意见的话,我就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