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这是三间普普通通的民房,靠着大凌河堤坝,小院儿不大,低矮的院墙爬满了蔷薇,院儿内开辟出了几个规整的小块儿,种着黄瓜、茄子、西红柿,一片绿意盎然。
沈川站在大门口,面前是用废木头钉的大门,高度只到自己的胸口,用手轻轻一推,都能让你怀疑,再稍微用点力,这个门会不会散架。
他走进院子,因为前两天下了一场雨,院子比较泥泞,只有中间铺着沙石土,看着还算干爽。
踩在沙石土铺垫的小道上,感受着脚下的松软,突然停止了脚步。看着面前低矮的房屋,房檐的一角已经塌陷,木质的窗框,经过不知年的风雨,刷的白漆早已剥落,有的玻璃也已不见,只用塑料布简单的钉在框上。
龍幻 星月幻辰
向晴的美好重生 我的夢幻曲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却没有力的咳声,在打开的窗户中传出。沈川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四十来岁的年纪,却白丝早生,在她严肃的面容下,还依稀能见到她年轻时的美丽。
彭艳茹,他高中班主任老师,他没有恨过,反而非常的尊敬,之所以不想见,是因为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对彭艳茹这位班主任老师很是发憷,每次见的时候都有点紧张。
而面前这间房子,他是常客,经常被彭艳茹拎过来补课。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个大冬天,外面下着雪,他趴在小炕桌上写作业,彭艳茹就在他旁边批作业,她那个因病退休的男人,弯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给他包了一大盆饺子。
饺子的个头儿好大,咬一口油吱下窜出来,是纯猪肉馅的,那个香啊。他一个人吃了二十多个,老师的闺女比他小两岁,两人一直都不对付,见到他吃的那么多,气得直撅嘴。
“怎么不走了?”黄国立站在沈川身边问道。
綜吃貨報”恩” 直白人家
沈川低下头,眼睛有些痒,鼻子有些堵,就像感冒了一样,有点不舒服,然后又抬起头来,鼻子不堵了,恢复了通畅,可是眼睛却慢慢的变红了。
“呼!”沈川长长吸口气,又长长呼出来,“我是对这里有阴影了,高一的时候,上半年还好,下半年我跟几个同学,经常被拎过来补课。那个时候有伴,倒也不抵触,可到了高二的时候,跟我一样的后进分子,都他妈的退学了,我就成了老师最受宠的那一个。后来我就开始逃课,老师不知道找了我多少回,跟我谈心,但我从来都没有听进去过,估计那个时候,她应该对我挺失望吧。”
“谁在外面!”一个清亮的女孩声音在屋内传来,然后窗内黑影一闪,一个女孩子的脸趴在了窗户上,透过玻璃,看到站在外面的沈川和黄国立,呀的一声,急忙跳下炕,穿着拖鞋跑出来。
“黄老师!”女孩跟黄国立打了个招呼后看向沈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川看着面前的女孩,正是老师的女儿吴佳颖,有六七年没见了,除却退了青涩变得成熟之外,没有什么太大变化,还是那么漂亮,而且媚眼之间越来越像老师了。
重生星際之甜妞
“昨晚回来的,今天去学校,听说老师病了,就过来看看。”
吴佳颖热情的说道:“快进屋坐。”
沈川进了这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屋子,即使是开着窗,浓浓的中药味也没有散尽。
“妈,你看看谁来了。”吴佳颖进屋,趴在彭艳茹耳边轻轻喊了一声。
“谁?”彭艳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脸出现在眼前上方,“沈川!”
沈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侧身坐在了炕沿上,看着老师,一个好好的人,被病魔折磨得脱了像,眼窝深陷,整个脸颊也都凹了下去,人瘦的缩小了一截。
抓起老师干枯的手,好像没有肉了,就是一层皮包裹着骨头。曾经的点点滴滴,犹如老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回放,心好像被一直无形的手抓了一下,有点疼。
“老师,我来看你了。”
“好……好……”彭艳茹脸上一直带着笑,看着沈川的眼睛也有了光彩,“我教了那么多的孩子,就你最捣蛋,但也是最聪明的,所以我一直坚信,只要你肯用功,一定能考上大学。”
说了几句话,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彭艳茹不停的喘。
沈川急忙说道:“老师,您休息休息,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彭艳茹微微摇头:“没事,你来看我,我心里高兴,感觉到这病一下子好了很多。”
吴佳颖看着自己母亲的样子,有些担心,但也没说什么,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母亲是真开心。
彭艳茹又喘了口气:“你这个小子啊,就是不学,最后不要说补课,你连课都不上了,那一段时间我是又气又急,找到你谈了那么多次你都不听,最后我只能安慰自己,想你这样聪明的孩子,即使不念书,长大了也会有大出息的……果然……”
重生之洪荒劍聖
至尊妖嬈之血瞳魔後 醉上伶人找小倌
彭艳茹笑得像个孩子:“你写了一首歌,还上了央视春晚,然后又被水木特招,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那是相当得意啊。之后又听说,你还当了导演,在京城台导了台国庆晚会,我看不到这个急啊,托人找关系的,终于在京城买来一盘录像带。晚会真好,我还注意到了,有很多都是你写的歌……”
彭艳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很累了。
禦鬼者傳奇 沙之愚者
“老师!”沈川轻声叫了一句,“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好多年都没想明白,您能告诉我吗?”
彭艳茹虚弱的说道:“问吧!”
沈川说道:“咱班同学,谁不听话,你都直接叫家长,可到了我这里,天天逃课,有时候气得您都要哭了,为什么不找我爸呢?”
彭艳茹笑了:“我怎么没找,有一天我就去你家了,然后就看到沈主任拿着一根棍子,在满院子追着你抽,后来我就不去了,是怕你再挨打。要是把你这个咱莱清的骄傲打出个好歹来,那我可就罪过了。”
沈川苦笑一声,把老师的手轻轻放到被子里,又把被子掖了掖:“老师,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您。等您的病好了,我带您去京城玩儿,看看天安门,看看升国旗。”
“好,好,好……”彭艳茹不停的答应着。
沈川站起身,看了一眼摆在地柜上的一张照片,那是老师年轻时照的,穿着旗袍,打着伞,站在阳光下笑着,真的很美。
黄国立弯着腰,低头在彭艳茹耳边说道:“彭老师,我也走了,明天我再和沈川一起过来。”
两个人出了屋,吴佳颖送到了大门口,沈川问道:“老师的病……”
吴佳颖眼圈一红,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但说话还是很平静:“现在是活一天算一天,谁也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她还能不能看到。”
沈川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然后把半盒烟和火机扔给黄国立:“叔呢?”
吴佳颖说道:“学校已经半年没有开工资了,我妈查出这个病以后,家里的钱都用光了,该借的也都借了,没有办法,我爸出去打零工了,虽然一天挣得不多,但够给我妈抓中药了。”
解靈偵探
“半年没开工资了?”沈川看向黄国立。
位面商人汪小泉 隔岸看花
黄国立点头:“半年多了,据说县里财政也吃紧,没有钱。”
沈川点点头,这个他相信,这个年代,拖欠老师工资太正常了。
“你呢,回来多长时间了?”
吴佳颖说道:“已经两个多月了。”
沈川说道:“学校给你放了这么长时间假?”
“怎么可能啊!”吴佳颖说道:“我家里情况,老师都知道了,所以我修了半年学,老师也同意了。”
“你等我一下!”沈川转身跑向停在不远处路口车,然后在后备箱里拿出两万块钱。这是他在回来之前,在银行取的,就是应急用的。
“你这是干什么?”吴佳颖推开沈川拿着钱的手,“我不要!”
沈川说道:“你还记得,那一天下大雪,老师给我补课,叔给我包饺子,纯肉馅的,真香啊。因为我吃的多,你气得直撅嘴,你不知道吧,你越生气,我就越多吃。”
吴佳颖脸有些红,眼里还有泪痕,嘴角却翘了起来:“我生气,不是因为你吃的多,是因为我妈总是向着你,老是给你夹饺子,不给我夹。”
沈川一翻白眼:“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吃的太多了,撑到了,晚上肚子,给我妈吓坏了,去医院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上了厕所就好了。”
“哈!”吴佳颖笑出了声,“该!”
沈川抓住吴佳颖的手,把钱放到她手里:“两年多,我吃的可不只是一顿饺子,老师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着呢。这钱,就当我孝敬老师的,拿着吧。”
吴佳颖还想推脱,沈川说道:“别磨磨唧唧的,不行,就当这钱,是那两年的饭费。”
吴佳颖眼圈又红了,沈川说道:“别哭,我明天再来看老师。”
沈川和黄国立上了车,打开车窗,对还站在门口的吴佳颖挥挥手,示意她回去。
“世事无常!”沈川嘴里叼着烟,双眼看着前方,双手扶着方向盘,车速却很慢,被一辆辆车超过去。
黄国立叹口气:“彭老师的医疗费学校能报销,但学校没钱,医疗费暂时也只能自己承担。”
足球之球探系統
沈川说道:“彭老师得了这么重的病,又半年多没有开资,学校就没有一点行动吗?”
“什么行动?”黄国立不明所以的问道。
沈川没好气的说道:“号召师生捐款啊。”
黄国立点头:“捐了,一万多呢,但彭老师没有接受,把钱又都退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