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听着顾彩芝的缓缓述说,林辰仿佛看到一个画面。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寒风呼啸,高大雄伟的宫殿前,一个衣着破烂的小女孩,娇小的身躯,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
她仰头望着衣着华贵的妇人,当被对方骂下贱时,女孩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她只是瞪圆了一双童真的眼睛。但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
7岁的顾彩芝,并没有如愿见到她的生父,被一顿奚落之后,又被几个家丁打了一顿,原本她的命会终结在那个黄昏。
也是她运气好,被一名老妇人给捡了回去。
魂武星辰
老妇人是一名修道者,废了很大的劲,再加上顾彩芝的生命力强大得惊人,她昏迷几天之后,醒了过来。
老妇人可怜顾彩芝的身世,加上发现顾彩芝在修道方面非常有天赋,离开之前,除了留给她一些钱财之外,又给了她一些灵石和几本基础修道典籍。
后面,顾彩芝靠着这些灵石和几本修道典籍,外加她自身的际遇,踏入修道者行列,因为曾经遇到过无数恶意,所以她对世人无比警惕,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冷东流遇到她时,她对冷东流同样警惕无比。
總裁寵妻無下限 石三少
14岁那年,顾彩芝体内血脉觉醒,脑海中出现数门强大手段,《焰灵魔体》便是其中之一。
重生之超級女富豪 容煦惑熙
除此外,她的天资和悟性也有巨大的提升,修炼速度一日千里,到如今才过去数年,已经是圣者境二阶。
顾彩芝将自己的身世与经历说了一遍后,问林辰道:“你是不是打算去颜家走一趟?”
林辰没有回答,反问道:“你的血脉觉醒,有没有可能,是来自你母亲那边?”
顾彩芝摇头道:“这不可能。我从我母亲那儿得知,我外公和外婆,也都只是普通人,死于一场大饥荒。”
“这样子的话,我的确是要前往颜家走一趟。”
林辰基本可以确定,颜华国皇族和灵焱族必定是有着关系,自己或许可以就着这条线索,将灵焱族
给找出来!
之所以他没有认为,颜华国皇族就是灵焱族,是因为颜华国皇族实在太弱。
他事先从冷东流那儿得知,这颗星球上,最强的是证道境修道者,也就是说,颜华国皇族中,最强的应该也是证道境。
而在他看来,真正的灵焱族,实力绝对不至于弱到这种地步!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颜华国皇族藏得非常的深,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顾彩芝略微迟疑后,眼神变得坚定。
“你说。”
顾彩芝深吸了口气,望着林辰道:“我想见颜家的二皇子,想当面问他一些问题!”
林辰见她那坚毅而又充满苦涩的神情,心中涌出几分同情,点头道:“没问题,那么你来带路,现在我们就前往颜华国皇城走一趟!”
蕾儿父母抱头痛哭,蕾儿也跟着哭了起来,一家三口哭了老半天,才想起把恩人晾在一旁未免太不礼貌,擦干泪水,急忙跑出房屋,却是已经见不到林辰和顾彩芝的踪影。
“恩人?恩人您在哪里?”
“这……两位恩人好像离开了?”
……
屍兄的秘密
蕾儿父亲没找到林辰和顾彩芝,却是在门口旁边,见到一小袋极品灵石。
大射雕
“这……这是恩人他留给我们的?不行!这怎么可以?他已经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是我们的再生父母,现在又给我们留下这么珍贵的东西。这……这……”
蕾儿父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孩子她爹,那两位恩人,分明是大人物,会出手帮我们,根本就没想过要任何回报。”
话没说几句,两人又是抱头痛哭起来,有这么一袋极品灵石,他们完全可以做点生意,以后好好过日子,再也不用拿生命到森林里冒险。
林辰若是看到这一幕,估计会庆幸自己走得快,他最是不喜欢这种哭哭啼啼,然后要给自己下跪磕头的
场景。
………
云龙星上,五个国家分割领土,掌控天下,颜华国便是其中之一。
凌云城作为颜华国皇城,自是无比繁华。
这座城池简直已经堪比一个小型国家,人口过亿,聚集诸多强大的修道者,外来的强者一来到这边,基本都会变得无比谨慎,唯恐一不小心招惹强敌,引来无妄之灾。
走在熙熙攘攘的城池主干道上,顾彩芝打量四周,心中忍不住感慨这座城池的繁华,周边那一间间售卖高等级丹药、武器、功法武技的商铺,在别的城池倒也不是不能见到,但绝对不会这般随处可见。
她看了林辰一眼,发现林辰非常的平静,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这里有多么繁华。
‘他应该是来自另外四国的皇城,见惯繁华之地,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顾彩芝这么想着,让自己也表现得平静一些,别跟个第一次进城的土包子似的。
“我们现在已经抵达凌云城,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直接去拜访?”
顾彩芝看向林辰,她认为只要林辰展现出合道境的实力,即便是皇族颜家的人,也绝对会以礼相待,见一见颜家的高层,不是什么问题。
“那样太麻烦了。”林辰摇头道。
“太麻烦?”顾彩芝心中无语,这已经是她想过的最便捷的办法,难不成还要通过送礼之类的法子,先去和颜家的人打交道?
全能宗師的拽樣人生 朕布衣
说实话,她心里对颜家的人早已经没什么好感,实在不想拉下面子,去给颜家送礼。
“怎么进去,等一会儿,你就知道。”
林辰笑着卖了个关子,没一会儿,两人走到城池中央位置的宫殿前方,守卫森严的宫门,离他们不过数百米远。
顾彩芝望着眼前的景象,神情有些恍惚,脑海中又出现了多年前的画面,她情绪变得有些低落,晃了晃脑袋,像是要将不好的情绪赶出脑海,而后看向林辰,疑惑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去见颜家的高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