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飞来峰隐在一片缥缈的云雾之中,遮挡了山上山下的所有视线。
峰上的修行中人也早早封了山门。
近来不接待外客。
上一点年纪的人应该记得,二十年前也有过这样的一段日子,飞来宗封山五天。
峰顶白云不散。
若有修者在此还会发现,这白云连神识也无法穿透,分明就是法阵凝成的仙雾,隔绝一切音画。
雾里。
雨宫琴音汩汩流淌。
来自天南海北的修者们已然列好队伍,站在后山的一片空旷广场上。
广场边围着飞来宗的诸多弟子,说是观礼,也是给本宗同门加油,算是一点小小的主场优势。
飞仙城、飞升观、飞天门、飞来宗,四家弟子站在中央。
琼姬左顾右盼,不时瞄两眼李楚,再瞄两眼陆展眉,最后怕人发现似的一扭头。
陆展眉则昂首而立。
平心而论,她论容貌本该是不逊于琼姬的一名清冷美人。可她气势实在太过凌厉,尤其眼角眉梢,仿佛蕴着剑气,使得任何人看她,都很难生出爱美之心,只会有敬畏之意。
最后一位柳扶风,则是漫不经心,垂着头,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他的父亲、飞天门四门主柳庄,正远远望着他,神情复杂。
四人的正前方,飞仙城的沈二富悬空而立,左手正托着一尊高山似的模型。
方才曜鼎真人已经简短地讲了一些废话,现在比试即将开始。
離婚不離身 瑞惜媽媽
“诸位!”
與仙為途 山向水口
“我手中所托这尊法器,名唤山岳之容。”
“乃是当年祖师飞道人炼化了西域一座万仞高山制成。”
“它的威能,就是可以将整座山岳的重量收拢与一点,释放出来可以穿金碎石,十分恐怖!”
“这次比试,当然不需要你们对抗整座山岳之容。我们会在其下划分出四条道路,均匀分散这座山岳的重量,你们越向前行,就会越发艰难。”
“而比试的内容,就是看你们谁能扛住所有压力,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若是都能走完全程,那就看谁走得更快!”
说到此处,他瞥了一眼琼姬。
少女朝他挥了挥小拳头。
沈二富一笑,继续道:“我对于山岳之容的操纵,绝对公平、公正,不会有所偏颇,这点将由曜鼎真人、无根长老、柳门主共同监督。”
其余几人微笑点头。
这种场合,也不会有谁耍滑头。如果真耍手段,也绝无可能瞒过这么多高人的眼睛。
当然,琼姬定是有优势的。
这座山岳既然是飞仙城的法器,她之前肯定在其中感受过,甚至经过特别的训练也说不定。
另外……
她还是在西域诸国都小有名气的白虎少女。
即天生仙体之一,白虎御体!
四象御体在诸般仙体中算不得最强,但绝对是最实用。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就是随着她的成长,内养白虎神魂、外炼白虎精魄……杀伐无敌!
现今的她,看上去是一个明艳的少女,但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只人形凶兽。
即使是非完全体的白虎体魄,也是多少炼体者苦修一世而不可得。
更遑论寻常修者,许多都会忽略炼体这一项。
飞仙城提出这项比试,就是想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以己之白虎、攻彼之疲软。
当然,这种程度的优势,完全在其他几家宗门的接受范围之内。
话说完,沈二富朝另外几位长老施礼,之后叱一声:“给我大!”
掌心那座小山滴溜溜飞向高空,迎风暴涨,转眼间竟变大了千倍万倍,化作一座几乎笼罩飞来峰的高山。将下方所有人,都瞬间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当然,这还是受到了限制。
山岳之容若是大到极限,要超出飞来峰许多,那样的话,峰顶的法阵就笼罩不住了。
即便如此,也足够将其全部压力释放出来了。
沈二富身为山岳执掌者,一拂袖,轰隆隆隆——落下五道长长的岩壁!
这样做,正好隔开四条通道。
通道一头是四位弟子,算是入口。另一头靠近观礼的诸门派前辈,算是出口。
按照以往的经验,参加试炼者在山岳之容的压力下,外貌多半不会很雅观。
现如今的年轻修者都是偶像派,绝没有谁想将那样的样子留在世人眼里。
隔开窥视,也算是人性化的考虑。
只是如此一来外面的观战者只能看见最终结果,更加刺激。
“四位参加比试的弟子,可以走进石壁隔开的道路中。”沈二富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眼看过去,这通道不过短短百余丈,似乎几步就能迈过。
但其中有什么玄机,就只有这四位弟子能感受到了。
四人都没什么迟疑,一起走了进去。
轰——
一探入这幽深的通道,顿时就能感受到浓重的压力,这种压力从上方重重地垂落,仿佛是要将你瞬间压垮!
而且这种压力,用真气也难以抵挡,只能用体魄硬抗!
曜鼎真人和曜敛长老并肩站着,脸色都不太好。
閃爍拳芒
昨晚让赵良辰去问了下,李楚有没有修行过炼体之术。
结果赵良辰回来说,李楚练过铁布衫。
二人额前同时一片阴影。
这还不如说没有来的直接一点……
就算他有媲美化龙修者的实力,在完全没有修行过炼体之术的情况下,体魄也可能比不过一位专精炼体的神合境修者。
陆展眉和柳扶风的实力藏得很深,但想来就在神合巅峰,突破了化龙的可能性很低。
只要他们专修过炼体之术,那李楚很可能就比不过。
事实上,按照目前的情报来看……他们确实都专修过。
簪花扶鬢長安步
更遑论白虎少女了。
她应该是已经预定这一次的头名。
曜鼎真人与师兄对视一眼。
曜敛长老小声道:“诶,这开局一战若不出意外,我们飞来宗又要排在末尾了啊。”
軍人的特殊愛情 海軍先鋒
超級混混 大腳丫
曜鼎真人也点头道:“是啊,时也命也。”
“可悲。”
“可叹。”
“唉——”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颇为无奈。
婚內撩情:捕捉一只總裁君
他们背后站得最近的赵良辰,听到他们的话,小心插嘴道:“可是我们不每年都都末尾吗?掌门真人和师尊……不至于如此挂碍吧?”
“咦?”曜敛长老眨了眨眼,恍然大悟似的:“我徒儿说的有道理啊。”
“也是。”曜鼎长老捻了捻胡子,“早都习惯了嘛。”
两人又相视一笑,豁然开朗。
身后赵良辰若有所思。
从“唉,我是废物……”
到“耶!我是废物……”
这个过程,大概就叫做成长吧?
“只是希望那李楚小辈,不要因为这一次的失利觉得愧疚就好。”
曜敛长老又道:“他那个年纪,正是胜负心强的时候。当年我在那一届四飞大会里拿了末名,因此道心动摇,在青楼了待了一个月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曜敛长老又道。
“呵呵,你那又动又摇的玩意是道心?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曜鼎真人冷笑两声,道:“不过我倒觉得他与飞来宗有缘,比试结束,不如劝他留下来。”
“我也觉得。”曜敛长老表示同意,“看他容貌,与我年轻时别无二致,就知此子与我有缘,若是肯转投我飞来宗门下,那是极好的。”
曜鼎长老强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朝曜敛长老吐口水的冲动,撇过头,不看他,而是看向赵良辰。
“依你对他的了解,此事是否可为?”
身后赵良辰道:“掌门真人自己问他不就好了,他不就在那呢。”
“哦?”
曜鼎真人转眼一看,李楚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前。
他招招手:“诶,李楚小友,我正有话要问你。”
李楚施施然走过来,朝二位前辈施礼,而后道:
“曜鼎真人,可有见教?”
曜鼎真人见他容貌气度、彬彬礼数,越看越喜欢,笑眯眯张嘴,正要问什么。
荒魂宿舍 半殤
头顶忽然闪过一道电光。
等等。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