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之超新星
小說推薦漫威之超新星
去追杀海姆达尔的海拉赶到山顶地堡,却扑了一个空,海姆达尔早已带着阿斯加德残存的人民,悄悄从秘密通道溜下了山。
珠釵淚
望着空荡荡的地堡大厅,海拉怒极反笑。
“锵~!锵~!”
永恒神枪敲击金宫王座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神域。
山顶地堡内的海拉自然听到,她扭转过身,眼神阴冷地望着金宫的方向。
“你去追海姆达尔!”
说完,她一跃而起,从山顶跳下。
斯科尔奇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应承了下来。
海拉将拒不投降的仙宫四勇士和拱卫阿斯加德的卫队屠戮一尽,手段残忍冷血。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拯救明末 任國成
那场景。。。
斯科尔奇早就被海拉的暴虐吓得尿了裤子,但现在骑虎难下,被任命为海拉行刑官的他,早已被阿斯加德人民所唾弃。
“啊!他们追来了!”
向彩虹桥行进的难民队伍末尾,有人发出了惊呼。
海拉派来的追兵已经要追上了他们。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望着在彩虹桥上急速奔跑,越来越近的巨狼芬尼尔,再回头看看队伍中这些衣衫褴褛,眼露惊恐的老弱幼残。
大小姐仰天长叹,无语问青天!
总不能让这上千号手无寸铁的平民,去和不惧死亡的亡灵大军火拼吧!
算了,就当做是搜刮奥丁宝库的代价吧!
“海姆达尔,你守住桥头,我去清理前面的通路!”
打定主意,艾拉的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她伸出手掌,夜空之剑慢慢显露。
大敌当前,海姆达尔也没多客套。
他只是点头说道:“当心点,诺瓦公主!”
海姆达尔是少数几个经历过当初海拉叛变的当事人之一。
无数阿斯加德战士都死在这场内斗中,最精锐的女武神军团甚至全军覆没。
这场叛乱直接导致千年时间,阿斯加德也没有真正恢复过元气。
奥丁最后决定以仁治国,一方面是战斗力远不如以前,无法再去征战四方;另一方面女儿的叛变让他痛彻心扉,导致他的想法彻底改变。
“嗖!”
观光飞船从冲天的硝烟中冲了出来。
女武神与洛基跑到武器库,将一门备用的防空炮给搬上了飞船,临时改造成了飞行炮艇。
瓦尔基里换上了女武神军团的专用银灰战服,英姿飒爽地站在飞船舱口,用力扣动了扳机。
驾驶飞船的洛基心里那个痒痒啊!
这种在阿斯加德人民面前出风头的事情是他的最爱,但是碍于女武神的强大战力,只能乖乖驾驶着飞船。
“哒!哒!哒!”
防空炮火力全开,向正在桥面上疾速冲锋的巨狼芬尼尔倾泄着炮弹。
“嗷~嗷!”
芬尼尔被密集的火力打得连声惨叫,虽然伤口转眼愈合如初,但终归是很疼,它一时间也前进不得。
“嗡!”
艾拉将三架浮游炮也召唤了出来。
海姆达尔独守彩虹桥桥头,独木难支,浮游炮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自动搜索模式!”
想要夺回控制室,她必须先干掉巨狼芬尼尔,没法分心控制。
愛,像夢一樣藍 莉莉
设定好敌我识别后,三架浮游炮‘嗖’的一声,冲天而起,闪电般飞了出去。
大小姐的秘密保鏢 蕭離1
蜀山五臺教主
浮游炮有自动模式,清理杂兵那绝对是大杀器。
海姆达尔站在桥头,将彩虹之剑高举过头顶,全神贯注。
盯着越冲越近的亡灵战士,他挺直腰杆下定决心,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冲过去。
“嗖!嗖!嗖!”
千钧一发之际,三架飞翼状的浮游炮从他身后急速飞了过去。
粒子光束不停喷射,向桥头发起冲锋的亡灵战士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
躲在亡灵战士中间的斯科尔奇,看着粒子光束不断从身边划过,吓得两股颤抖,不知所措。
浮游炮智能系统的自动判定,将他认作了友方,才没有将他和亡灵战士一起打成筛子。
海姆达尔见状,也松了口气。
虽已有必死的决心,但也不想白白丢掉性命。
“搞定!”
浮游炮将桥头的战况,已经实时反馈到了艾拉的全防护头盔里。
看来在浮游炮能量耗尽之前,身后绝对能守住。
解除了后顾之忧,艾拉扭头看向越跑越近的巨狼芬尼尔,立刻爆发了体内的超能量。
“啊!”
一声娇喝,金色光芒透体而出,笼罩了全身,满头长发随着喷薄而出的超能量,无风自舞。
艾拉宛如女战神下凡一般,神圣不可冒犯,悬停在桥面之上。
“这条破狗就是打不死!”
瓦尔基里将防空炮的子弹打光,也没能杀掉芬尼尔。
没有了碍事的炮艇,巨狼芬尼尔立刻缓过劲儿来,重新开始了冲锋。
“交给我吧!”
艾拉挽了一个剑花,迎了上去。
“吼~!”
芬尼尔见到一个渺小的人类竟敢上前挑战,顿时勃然大怒,嘴里的尖利獠牙呲了出来,本就不慢的奔跑速度骤然大增。
“噗通!噗通!”
四爪上下翻飞,沉重的步伐踏得彩虹桥面‘嘭嘭’直响,像正在敲击的战鼓,让艾拉顿时热血沸腾。
貌似風流 丹書禦筆
一人一狼,越跑越近。
“吼~!”
芬尼尔猛然一跃而起,足有三十多米高,像一栋小山一样,向艾拉压了过去。
艾拉虚着的双眸猛然张开,金色火焰有如实质,猛烈燃烧。
“啊~!”
没有丝毫恐惧,没有片刻迟疑,艾拉娇小柔弱的身躯,迅若奔雷,在空中拖拽出一道金色残影,与空中的芬尼尔猛然撞击在一起。
“嘭!”
芬尼尔一头撞击在岩壁上,硕大的狼头整个嵌在了里面。
这里是彩虹桥,巨狼为什么会撞在山上?
这当然是艾拉的杰作!
大小姐虽然很热血,有时候打起架来不要命,但她也没兴趣将所有的力气都浪费在一个畜生身上。
在与芬尼尔对撞的一刹那,她打开了面前的传送门。
传送门的另一端就是金宫的外城墙。。。
奥丁老爷子经营无数年的金宫外墙,你可以想象,防御力有多高!
即使这样,芬尼尔也是一头扎了墙壁里,四肢在半空乱抓乱挠,拼命挣扎。
“嘿~嘿!”
诺瓦家的黑心大小姐发出了让人心里发毛的笑声。